证券律师执业压力增加?证监会随机抽查清单上再添新机构


继券商、会计师事务所、评估机构后,证监会随机抽查清单上再添新机构:律师事务所。

证监会15日称,打包修改废止的38件规章制度文件,其中对《中国证监会随机抽查事项清单》部分条款(下称“《随机抽查事项清单》”)进行修订。

证监会于2015年起推广随机抽查,抽检对象囊括券商、会计师事务所等,抽检范围在0.5%~10%。此次修订后的抽查清单,在抽查对象方面“减一增三”——删除“私募基金管理人”,增加对首发企业、律师事务所从事证券法律业务、信息技术系统服务机构从事证券基金服务业务的抽查。抽查方式包括摇号、抽签等。抽查比例有差异:对首发企业随机抽签的比例为5%、律所为1%,信息技术服务机构为1%,频次均为每年一次。

记者对比发现,对律所的抽查比例远低于券商、会计师事务所等机构。但此番“上榜”,证券律师从业压力会否由此增加?律所将作何准备?值得关注的是,此次《随机抽查事项清单》删除了对私募基金管理人的抽检。但业内人士认为,此举并非降低对私募机构的监管检查力度。

“肯定会增加律所证券律师团队的执业压力,但这也是好事。”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兆全告诉记者。

从行业情况来看,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徐海舰对记者表示,律所被纳入抽检范围很正常,对已经建章立制、形成一定执业标准的律所并不会造成很大影响。

抽检对象新增首发企业、律所等

证监会于2015年11月发布《中国证监会随机抽查事项清单》,证券公司、保荐机构和财务顾问机构、会计师事务所、资产评估机构、基金管理人、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期货公司、上市公司等均被纳入随机抽检对象中,抽检范围在0.5%~10%。

清单发布六年后,此番证监会修订后的《随机抽查事项清单》,将列入证监会随机抽查事项清单的事项,由此前的17项增加至18项,并对抽查事项进行动态调整。

徐海舰认为,律所被纳入抽检范围,背景是新《证券法》中调整了原有的相关证券服务机构事前准入审批的监管体制,取消了前置性证券服务机构从事证券业务的资质,改为备案管理。

资料显示,2020年8月,证监会发布实施了《证券服务机构从事证券服务业务备案管理规定》。截至当年9月18日,共有53家律师事务所完成首次备案。

聚焦此次《随机抽查事项清单》修订,修订后的清单删除了“私募基金管理人检查”,增加对首发企业、律师事务所从事证券法律业务、信息技术系统服务机构从事证券基金服务业务的抽查,并对部分抽查事项名称、抽查依据、抽查内容、抽查方式、抽查比例进行修改,调整序号。

以律所为例,证监会对其具体抽查方式为,结合日常监管情况,以问题和风险为导向,通过抽签、摇号等方式确定,检查律师事务所从事证券法律业务情况;抽查比例为1%;抽查频次为每年一次。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随机抽查事项清单》删除了对私募基金管理人的抽检。但徐海舰认为,此举并非降低对私募机构的监管检查力度。

“证监会日前出台了《关于加强私募投资基金监管的若干规定》,其中明文要求,证监会及派出机构依法从严监管私募基金管理人及相关从业主体,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行为。近几年私募基金领域发生了一些风险事件,个人认为,下一阶段对私募基金的监管将更加严格。”他表示。

随机抽查清单新增内容

证券律师执业压力增加

被纳入随机抽检范围,是否会提升证券律师的执业压力?

“未来工作底稿会越来越重要,对证券律师执业水平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有头部律所证券律师告诉记者。

杨兆全认为,证券律师在行政检查的压力下,会进一步重视执业的规范性,有效降低执业风险。

“新证券法对证券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明显加大。而且,证券律师的违规执业,也开始出现被巨额索赔的案例。律师事务所和律师都感受到了执业的合规风险。”他说。

近年,证监会多次“喊话”压实中介机构责任,对中介机构的处罚也日趋严格。

据记者不完全梳理,2019年起,大成、国枫等律师事务所曾因并购、定增项目被罚。其中,2019年6月,担任粤传媒并购法律顾问的大成律师事务所因未审慎核查,被证监会罚没百万元。

徐海舰提到,目前,律师事务所在合规风控管理方面已有系统安排。

“事前,相关法律文书在申请用印盖章之前,内核委员会做审核、评估项目风险,有一些项目在这个环节会被否决或者被要求进一步补充调查资料、甚至修改完善方案;事后,项目完成后,律师要将支撑法律文书结论的证据资料及时存档。”他提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