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城银行巨震 3000亿银行合并进程生变


3000亿银行合并重组进程平添波澜。近日,山西省政协发布公告称,贾沁林因涉嫌违反国家法律法规问题,已被采取留置措施。山西省政协第十二届山西省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决定,撤销贾沁林政协第十二届山西省委员会委员资格。天眼查显示,贾沁林为晋城银行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而该行目前正在参与山西省五家城商行的合并重组工作。

董事长被留置

资料显示,晋城银行的前身是晋城市城市信用社,原银监会2005年批准筹建晋城市商业银行,2005年12月31日核准开业。2011年4月8日更名为晋城银行。

根据晋城银行年报,贾沁林在晋城银行的任职时间从2005年8月12日开始,担任该行的董事长。贾沁林从晋城银行开业至今已掌舵该行超过15年,如今被采取留置措施,也不免让业内对这是否会影响该行的经营发展担忧。

在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看来,晋城银行董事长被采取留置措施对该行短期影响较大,特别是晋城银行正面临较大经营压力、资产质量下行、大力清收不良贷款的背景下,董事长被留置容易造成核心团队军心不稳,进一步导致晋城银行经营恶化。

根据中国货币网披露的数据,截至2020年9月末,晋城银行法人口径资产总额为837.01亿元,负债总额为771.61亿元。2020年1-9月该行实现营业收入16.35亿元,净利润1.66亿元。截至2020年9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为3.76%,较2019年末的2.1%增加1.66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132.94%,较2019年末的160.12%下滑27.18个百分点。

眼下,晋城银行正在大力清收不良资产,据山西省产权交易中心挂牌信息,2020年底,晋城银行有超过20笔不良贷款债权项目转让,涉及不良资产转让底价总额逾3000万元。

合并进程生变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晋城银行正在参与山西省城商行合并重组工作。去年山西省五家城商行启动改革重组,包括晋城银行、大同银行、长治银行、晋中银行和阳泉商业银行将合并成为山西银行(拟筹)。

新城商行的筹建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开展,去年12月3日,山西省工商业联合会官方微信公众号“晋联通”发布的消息显示,山西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省工商联党组书记刘海芸在晋中市榆次区、太谷区就民营企业入股山西银行事宜开展专题调研。

另据中国债券网2020年12月披露的消息,山西省政府将发行153亿元支持城商行改革发展专项债券,通过山西金融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间接注入到新城商行,用以补充新城商行资本金。补充资本后,新城商行资产总额约为2902.18亿元。

从体量来看,晋城银行在五家银行中资产规模最大。晋城银行董事长被采取留置措施是否会对山西城商行改革重组进程有影响也受到外界的关注。对此,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晋城银行,但截至发稿对方未作出回应。

廖鹤凯表示,作为参与重组几家银行中规模最大的银行,晋城银行此番事件,必然对重组进展造成较大影响,部分谈判可能暂停,特别是一些具体议题可能需要继任者到位才能修订完成。

“五合一”需加强统筹协调

事实上,伴随着银行业近年来数字化转型提速,一些城商行在金融科技的竞争洪流中失去优势,逐渐掉队,叠加在目前经济下行压力和疫情影响下,其生存与发展面临较大挑战,解决生存之道是第一要务,“抱团取暖”已成为一些中小银行现实的选择。

对于新城商行最新筹备进展如何,1月21日,晋中银行工作人员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目前五家银行正在合并重组过程中,新银行开业时间还没有通知,目前客户办理业务不受影响,五家银行统一合并成一家大银行还能够更好地保障客户权益。长治银行工作人员进一步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现在新银行正在筹备,估计快开业了”。

“五合一”的省级城商行呼之欲出,还需解决哪些问题?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教授刘澄指出,整合关键在于如何发挥各家优势,省政府需要推动统筹,下定决心快速组建一个精干的管理团队,缩小整合的过渡期,尽快完成人员、组织架构、管理的整合,同时对银行未来的管理模式要有大致规划,探讨新的发展点。

廖鹤凯则进一步表示,“五合一”的省级城商行重组成立,需要结合各自的情况整合资源重新构架公司部门,对原有人员做稳妥的安排,以加强协调作业能力。监管支持筛选人才,优胜劣汰,形成更有战斗力的管理团队。加强公司治理,统筹解决各自已有的不良资产问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