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请加群 英国借CPTPP重塑经贸圈


辞旧迎新,“脱欧”一年后,英国试图找到下一个朋友圈的想法也浮出了水面,把目光从大西洋对岸放到了太平洋沿线。英国甩出一纸声明,证明自己半年前的想法并非说说而已,而是真心要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对于英国来说,“脱欧”后遗症下,经贸关系网已经千疮百孔,CPTPP是新的希望。

申请加群

从“有意”到正式申请,英国用大半年证实了自己对CPTPP不只是兴趣。当地时间1月30日晚,英国政府宣布,将于2月1日正式申请加入CPTPP,谈判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开始。根据英国国际贸易部的声明,2月1日周一,英国将与日本首相和新西兰总理通话。

CPTPP脱胎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2017年,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上任当天即宣布退出TPP,TPP协议的正式落地由此被搁置。

之后,2017年11月,原先有意加入TPP的国家随后重新组建CPTPP。CPTPP现有11个成员国,分别为加拿大、澳大利亚、文莱、智利、日本、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和越南。这11个国家的经济总量超过10万亿英镑,覆盖了约4.95亿消费者,占全球GDP的13.5%,按国内生产总值(GDP)衡量是世界第三大自贸区。

早在去年6月,英国就释放出了有意加入的信号。英国国际贸易大臣兼贸易委员会主席伊丽莎白·特拉斯6月17日宣布,英国有意加入CPTPP。根据特拉斯当时的说法,CPTPP是“世界最大规模自由贸易区之一”,加入其中有助于英国战胜新冠疫情带来的挑战,同时让贸易关系多元化。

英国也将成为第一个申请加入CPTPP的非创始国家,如果申请成功,英国将成为CPTPP中仅次于日本的第二大经济体。路透社也曾在报道中指出,如果英国成功加入CPTPP,成员国占全球GDP的份额将从13.5%上升至16%。

值得一提的是,在正式申请加入CPTPP之前,英国还做了不少准备工作,比如与主导国日本达成自贸协定。去年10月23日,英国和日本正式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在牛肉、汽车等方面大幅下调关税,这些协定也由此成为英国在“脱欧”后签署的首个重大贸易协议。

“这份协定为英国商界进入亚太地区开辟道路,并为加入CPTPP铺平道路。”在签署仪式后的记者招待会上,特拉斯直言。

英国的算盘

“在我们离开欧盟一年后,我们正在打造新的伙伴关系,这将为英国人民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英国申请加入CPTPP一事,表明了我们以最佳条件与世界各地的朋友和伙伴做生意的雄心,以及成为全球自由贸易的热情倡导者。”英国首相约翰逊说。

的确,如约翰逊所言,加入CPTPP自然是有利可图。2020年英国与CPTPP成员的贸易额达1110亿英镑(约合1521亿美元),自2016年来每年以8%的速度增长。

英国国际贸易部在声明中表示,直接就商品贸易层面来看,CPTPP将给英国带来价值约9万亿英镑的贸易合作,并削减英国在食品、饮料、汽车等行业的关税,比如,马来西亚将英国出口威士忌的关税比例由165%降至0;到2022年,加拿大将英国出口汽车降至零关税,这比通过英加贸易协定实现零关税还提前两年。

此外,声明还提到,原产地规则意味着英国制造的汽车可以使用更多源自日本的汽车零部件,如电池;商务人士也能在CPTPP国家之间更便利地旅行。而CPTPP也将为技术和服务等现代行业创造新的机会,最终为整个英国创造高价值的就业机会。

值得一提的是,声明特别指出,与欧盟不同的是,加入CPTPP不需要英国政府让出对于本国法律、边境或钱币的控制。

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院长桑百川表示,英国考虑加入CPTPP肯定有经贸层面的考虑,英国“脱欧”之后,国际经贸环境发生了变化,需要在区域经济合作中有所作为。

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王军表示,CPTPP延续了之前比较高水平的贸易协定的特征,对于参与的这些经济体来说,门槛是比较高的,在环保、劳工保护、知识产权保护等领域,目前这些参与国的水平不一,对于发达经济体来说相对容易接受一些,而对于发展中经济体来说则是有机遇也有挑战。

桑百川也指出,CPTPP本身是一个高标准的经贸规则,也是亚太地区话语权较大的自由贸易区,所以对于英国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英国也看中了亚太和环太平洋地区广阔的经贸发展前景,所以在这个区域中需要进行更紧密的经贸合作。

机会有限?

不过,毕竟CPTPP的主阵地离英国太远,实际经贸提振效果如何还难下定论。CPTPP成员方在英国出口中的占比为8.4%,相较之下,英国对欧盟的出口几乎占了总出口额的一半,后者一直是英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即便已经与其中经济体量最大的成员国——日本达成了贸易协议,但从长远来看,这也可能只给英国GDP带来大约0.7%的提振。

桑百川分析称,英国和欧盟的经贸联系很紧密,在欧盟的大市场下,英国获得了很多贸易和投资发展的利益,但同时英国社会也确实存在着分裂的状况,一部分人主张脱离欧盟,他们认为在人员自由流动的情况下,英国的就业受到了冲击,同时难民的流动也冲击了英国社会;而另一部分人则反对退出,主要以商界人士为主,他们认为“脱欧”后经济可能会严重下挫,希望加强欧盟的合作。

如今,“脱欧”已成定局,但对英国而言,冲击才刚开始,以金融业为例,1月4日,在“脱欧”过渡期结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伦敦就失去了63亿欧元的股票交易量,摩根大通和高盛集团等金融大鳄已经向欧盟转移了大量工作岗位和数千亿美元的资产。

桑百川进一步指出,从“脱欧”的情况来看,英国经济受到了冲击,所以希望在区域经济一体化中有所作为。而与欧盟的框架体系相比,CPTPP本身不至于让英国有就业冲击等方面的担心。

王军指出,整体来看,在当前全球化遭遇逆流的情况下,CPTPP确实值得期待,现在不只是太平洋地区,区域性的、多边贸易协定是当下的热点。申请加入的英国或许正是看中了这一点,借由这个贸易协定作为跳板,寻找更广阔的贸易发展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英国的确还有别的想法,比如通过CPTPP搭上美国,毕竟英美贸易协定仍然处于未完待续的状态中。一位英国官员说:“我们希望美国与我们一样有加入CPTPP的野心,这将意味着通过多边手段建立更紧密的贸易关系。”

“美国也在考虑是否重启TPP或者加入CPTPP,不过目前还没有正式的说法,如果英美两方都加入到CPTPP中,不排除后续有更多合作的可能性。”桑百川表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