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家教育集团在港上市境遇迥异,大山教育开盘破发输在哪?


7月15日,华夏视听教育(以下简称“华夏视听”)与大山教育两家公司同时在港上市,但是剧本却大相径庭。

华夏视听教育开盘大涨,一路高开高走,截至当日收盘,公司股价暴涨58.71%,报4.92港元/股,总市值78.72亿港元。

而大山教育开盘即破发,一路低开低走,盘中一度大跌16%,截至当日收盘,公司股价暴跌10.4%,报1.12港元/股,总市值8.96亿港元。

同样是教育集团,为何大山教育被泼冷水?

河南K12头部教培机构上市遇冷。

如果对比两家公司的教育板块,就会发现华夏视听与大山教育都是集中在线下的教育机构。

其中,大山教育是河南地区最大的中小学课后教育机构(K12),目前专注于中小学课后教育领域,旗下拥有大山外语、御夫子大语文和小数点数学等品牌。公司直营网点在河南省共有80家,其中79家位于郑州市,1家位于新乡。

值得一提的是,在大山教育之前,河南已经有宇华教育、春来教育两家公司成功赴港上市,均在资本市场表现不错。大山教育上市之前,亦吸引了不少投资者的目光。

从收入模式来看,大山教育主要收入来自于线下学费。2017至2019年度,大山教育的收入分别达到2.17亿元、2.90亿元和3.84亿元,年复合增速为32.9%;净利润分别达到2806万元、4494.3万元和4896.6万元,年复合增速为32.1%。

从细分领域来看,小学辅导业务占据了大山教育收入的核心,报告期内占比均超过60%。学科方面,英语辅导则是大山教育的核心也是优势项目,2019年公司英语辅导收入比重达到55.1%。

而华夏视听教育板块主要依靠南京传媒学院(前称为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从收入来看,公司高等教育业务2017年至2019年,收入分别为2.563亿元、2.769亿元、3.117亿元,可谓稳定现金牛。

但必须提出,2019年7月份,南京美亚及传媒大学南广学院与中国传媒大学订立终止协议,并向中国传媒大学一次性支付1.6亿元。南广学院于今年3月由独立学院正式转设为新校名为“南京传媒学院”的民办高等教育机构。

对于更名后带来的收入不确定性,公司表示,旗下大学成为营利性民办学校后,可能失去所得税豁免的税务优惠待遇。除税项的潜在变动外,注册程序及对公司根据新法规计划办学的影响可能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同时,在终止与中国传媒大学合作后,学校将在招生及就业方面将面临重大不确定因素。

大山教育加盟模式存隐患

即便如此,华夏视听一上市就被“抢破头”,而以K12为主的大山教育热度明显不及前者,难道是大学教育更受资本青睐?对此,有不愿具名的传媒行业券商分析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河南是高考大省,有2700万的巨量在读学生,家长对教育的重视程度支撑起庞大的课后辅导机构。但是,K12赛道竞争激烈,对于大山教育来说,前有学而思、新东方等教育巨头施压,后有当地中小机构的追赶。

“从实际情况来说,很多小学生会参加与学校老师挂钩的课外辅导班,即一些小规模夫妻店培训班,同时疫情之下,在线教育异军突起,大品牌烧钱拉新战略也不断冲击瓦解下沉市场原有的K12教育机构结构。”上述分析师表示,虽然大山教育也于2018年开通了线上辅导品牌“学习8”,但是就影响力和营销策略来说远不及一线品牌。可以说,大山教育在线上教育和本土小作坊的夹缝中生存,增长空间的想象力有限。

伴鱼创始人兼CEO黄河曾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基于线下机构此前的用户积累,线下机构转线上时会有一定的用户,但在对用户进行教学时,产品、老师、组织和服务进行重构时都会遇到挑战。

另外,大山教育收入有部分来自加盟店,“教育不同于快餐,加盟店的本质是用‘品牌换加盟费’,总部对于加盟店的把控力度也存在隐患。”上述分析师表示。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瑞思英语曾有过加盟店停课“暴雷”事件,这不是某一企业的偶然事件,是教育机构发展特许加盟业务的一个集中显现,暴露出特许加盟模式在教育机构中的问题,一方面在于企业对加盟方的管控做得不到位,管理能力跟不上;另外一方面在于部分加盟商运营能力不足,当然也不排除部分想赚快钱的加盟商的存在,以及加盟商自身素质的问题。

熊丙奇表示,教育培训机构选择加盟这种模式,显然是为了进行品牌输出,快速实现品牌扩张,但与此同时,可能导致品牌管理的失控,在这种模式下,品牌输出和质量控制就成为一个非常严重的现实问题。教育行业借助特许加盟模式扩张业务,显然是赢得了生意却输了口碑和品牌,事实证明,教育行业并不适合过度采用特许加盟来扩张规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