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停开盘 专家预计已是末日狂欢


毫无悬念的跌停开盘,天山生物(300313)等3只妖股却再度“作妖”,大额资金撬板下早盘悉数开板,豫金刚石盘中更是触及涨停,奇迹般地上演了40%振幅的“地天板”。纵观上述3股全天的成交额,均出现明显放量,合计成交额高达47亿元。在买卖双方的较量下,3只妖股集体上演了一场罕见的多空对决。买卖之下,谁在慌忙出逃?谁又在进场抄底?这一问题在深交所盘后披露的公开交易信息中给出了答案。就当日三大妖股的市场表现来看,更像是一场自救行为,看似激烈的行情下可能只是一场末日狂欢。

跌停开盘 交易双方多空对决

如市场所预期的一样,天山生物、豫金刚石、长方集团9月22日跌停开盘。但未曾料到的是,在大量资金撬板下,3只妖股早盘悉数开板,交易双方上演了一场涉及近50亿资金的多空对决。

交易行情显示,9月22日天山生物、豫金刚石、长方集团分别以跌停价27.73元/股、5.31元/股、6.64元/股开盘,就在市场认为上述3股全天将被牢牢封死跌停的时候,意外的事情出现了。早盘阶段,3只妖股均获得大额资金撬板。

最先打开跌停板的是豫金刚石,9时53分,一笔2.69亿元的大额买单将公司股票成功从跌停板上拉起,随后公司股票便迅速上行,一度涨超9%。午后开盘,豫金刚石股价进一步上探,盘中触及涨停板,上演了“地天板”,单日振幅高达40%。临近收盘,豫金刚石股价有所回落,最终收于7.18元/股,涨幅达8.13%。

长方集团的开板时间紧随豫金刚石之后,9时54分后陆续出现的几笔大额买单迅速吞掉公司跌停板上的封单资金,公司股票成功开板,随后长方集团股价上行,跌幅最低缩窄至不足2%,单日振幅达18.8%,之后公司股价保持震荡走势,当日临近收盘再度封死跌停。

10时11分,此前11连板的天山生物也被大量资金撬开跌停板,随后保持低位震荡态势,最终当日再度封上跌停板。

东方财务数据显示,9月22日天山生物、豫金刚石、长方集团成交额分别高达15.4亿元、14.64亿元、17.15亿元,较此前成交额均出现明显放量,合计47.19亿元的资金上演了一场多空对决。

大量资金蜂拥之下,三大妖股也均出现了高换手率,天山生物、豫金刚石、长方集团9月22日换手率分别为29.19%、35.47%、39.14%。

有人忙出逃 有人赌抄底

多空对决下,谁在慌忙出逃?谁又在进场抄底?从深交所披露的盘后公开交易信息中可以一探究竟。

首先来看天山生物,据深交所披露的信息显示,9月22日前五大买卖席位中均无机构席位,都是散户在博弈。其中买一至买五席位上的分别是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华富路证券营业部、东方财富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拉萨团结路第二证券营业部、东方财富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拉萨东环路第二证券营业部、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扬州江都龙川南路证券营业部、平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深南东路罗湖商务中心证券营业部,买入金额分别约为2145万元、1997万元、1749万元、1429万元、1345万元。

卖一至卖五席位上的分别是中国中金财富证券有限公司广州番禺桥南路证券营业部、东莞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武定路证券营业部、东方财富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拉萨团结路第一证券营业部、华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双龙大道证券营业部,卖出金额分别约为1485万元、1423万元、1238万元、1062万元、881万元。

豫金刚石9月22日的前五大买卖席位中也均无机构身影,其中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江苏路证券营业部、万和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成都通盈街证券营业部均买超2000万元;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人民南路证券营业部卖出1602万元,位于卖一位置。

长方集团也均是散户在博弈,其中东方财富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拉萨团结路第二证券营业部位于买一位置,买入金额达3417万元;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处卖一位置,卖出金额高达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东方财富证券旗下拉萨团结路系列营业部被市场戏称为散户集中营。

专家预计已是末日狂欢

业内专家指出,上述三大妖股的市场表现更像是一场自救行为,在三大妖股炒出市梦率的背景下,监管层不断喊话,已难有持续上涨的动力。

9月21日晚间,证监会发文称,对天山生物等股票异常交易行为已进行立案调查。证券市场评论人布娜新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上述三大妖股短期内股价涨幅巨大,早已偏离公司基本面,并且在证监会的调查下,已经没有了继续大涨的可能性。牛牛金融研究总监刘迪寰亦表示,注册制下,股票投资逻辑已经有了变化,这从近期新股定价出现打折可见端倪。“就9月22日三大妖股的市场表现来看,更像是一场自救行为,大额资金撬板之下,部分资金能否获得喘息的机会,趁机出逃,多项数据表明未来垃圾股炒作风险将越来越大。”刘迪寰如是说。

除了监管层的压力之外,3只妖股各方面的风险系数也极高。

截至2020年9月8日,天山生物市净率为72.698倍,同行业上市公司平均市净率为7.498倍,公司市净率显著高于行业平均值。另外,天山生物2019年、2020年上半年净利也均处于亏损状态,公司也曾表示,目前公司股价缺乏业绩支撑。

豫金刚石、长方集团目前股价也没有业绩支撑,两家公司净利在2019年、2020年上半年也均亏损。此外,天山生物、豫金刚石目前均处于立案调查阶段,不存在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以及再融资的资格,并且存在处罚风险。

除此之外,天山生物、豫金刚石还存在资金链紧张的风险,2020年6月30日,天山生物货币资金余额仅1734.84万元,短期借款、长期借款余额合计1.9亿元,公司资产负债率为85.14%,流动比率为0.0897,后续如公司承担担保责任,将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豫金刚石的资金状况则更不乐观,已经出现了部分债务逾期的情形。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天山生物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对方工作人员表示“以公司公告为准”。(董亮、马换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