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家企业注资310亿 下属公司混改引资全面开花


国资委关于国企改革三年行动发布之时,央企集团层面股权多元化改革的“首单”落地。

今日,东航集团与四家企业签署协议,正式宣布实施股权多元化改革,在集团层面引入来自四家战略投资者的资金,总计310亿元。

四家企业注资东航310亿

根据协议,中国人寿集团下属全资主体出资110亿元,上海久事集团出资100亿元,中国旅游集团出资50亿元,中国国新出资50亿元,引资后,东航集团仍由大股东国资委控股。

此次东航引入的新伙伴中,除了上海久事(集团)有限公司是上海市政府旗下国资企业,也包括央企中国国新和中国旅游集团。

此外,新股东还包括财政部所属的中央金融企业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中国人寿和拥有旅游和免税业务的国旅加入,也符合东航打造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航空服务集成商的战略。

“与下属企业的混改不同,目前在央企集团层面还是做股权多元化,引入的也都是国有资本,目前看东航集团的新股东中,上海久事是上海市属投资集团,有助于东航与上海市加强联系,获得更多地方支持,中国旅游集团与东航可在航旅产业链上有更多潜在合作空间。”民航业内专家林智杰对记者分析,另外,310亿元的真金白银,对疫情洗礼后的东航也有不小帮助,2020年6月底,东航股份的资产负债率78%,南航股份是74%,国航股份是70%,如东航集团后续将资金注入股份公司,可帮助东航股份按照国资委的要求降低资产负债率。

据记者了解,东航集团的此次增资款将主要用于做强做优做大航空主业,并在航空保险、交通建设、旅游服务、产融结合等方面与战略投资者加强协同,打造形成以全服务航空、经济型航空、航空物流为三大支柱产业,以航空维修、航空食品、科技创新、金融贸易、产业投资平台为五大协同产业的“3+5”产业格局。

下属公司混改引资全面开花

事实上最近几年,东航在上市公司东方航空(600115.SH)层面已陆续引进了携程和达美航空作为股东,并与吉祥航空(603885.SH)完成了互相持股。

此外,东航集团旗下的东航物流也在2017年引入了联想控股、普洛斯投资、德邦物流、绿地等四家投资者,并实施了员工持股,目前东航物流正在推进上市。

去年3月,绿地集团又与东航集团达成“投资入股上航国旅”协议,绿地以2.51亿元竞得东方航空旗下全资子公司上海航空国际旅游(集团)有限公司股权项目,持有上航国旅65%股权,东航股份持有35%股权。

记者独家了解到的信息是,东航集团旗下的低成本航空公司中联航和航食公司也已成立了混改推进小组,着力引入高匹配度、高认同感、高协同性的战略投资者,预计也会按照东航物流的路径开展引进战略投资者、员工持股、上市的三步走。

航空央企混改提速

除了东航,其他两家航空央企也都在加紧推进从集团到下属子公司层面的混改工作。

今年8月,中航集团旗下的中国国际货运航空有限公司增资项目在北交所挂牌,拟募集资金对应持股比例不超过31%,其中员工持股计划不超过3%。这意味着,从2018年开始启动的中航集团旗下货运公司的混改工作进一步提速。

在此之前,南航集团在去年7月底宣布实施股权多元化改革,首次采取央企和地方的合作模式,在集团层面引入广东省、广州市、深圳市确定的投资主体广东恒健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广州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市鹏航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增资资金各100亿元,合计增资300亿元。之后,南航集团将部分注资注入上市公司南方航空,而南航子公司南航通航也在今年启动混改。

除了通航公司,南航还组建了南方航空货运物流有限公司,整合了南航集团旗下相关货机及腹舱运力、货站及机坪保障、国际物流等相关货运资源,正在寻找战略投资者。

“目前三大航子公司层面的混改试点都不约而同优先选择了货运板块,主要原因一是货运不改不行,近几年物流行业大发展,但航空货运逐渐边缘化,盈利水平不强,尽管疫情期间货运业务火爆,成为各公司的救命稻草,但随着各国医疗装备生产进入正轨,国际航空货运已回归常态,接下去也赚不了多少钱,不改看不到出路;二是货运收入占比均不超过10%,存在感较低,怎么改都不会伤筋动骨,更有利于放开手脚。”林智杰对记者分析。(陈姗姗 、伍汝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