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包容更普及的金融体系可促经济增长 改善金融稳定


发展中国家金融体系需要结构性变化提高社会包容度,而这些变化又需要更果断的政策、更宏大的目标和创新方案。如果这些措施有助于确保所有人都能获得金融服务并从中获益,那么金融将不再是贬义词。

在发展中国家,想要说服人们相信金融不是贬义词,金融体系未必是一套只服务于富人、把国民财富转移到海外的邪恶机制,是一个挑战。关键问题是我们想要什么类型的金融体系,以及我们如何才能实现它。

更包容、更普及的金融体系可以提高经济增长,减少贫困和不平等,刺激社会包容。此外,政府可以在通过积极实施金融包容政策实现发展目标方面起到关键作用。

长期以来,信息不对称和金融机构对潜在客户及其需求缺乏了解,让大量发展中国家人口无法进入金融体系。但长期来看,解决这些市场失灵的政策能产生积极的经济溢出效应,改善金融稳定。

如今,金融科技企业正在使用数字工具调整金融服务,以满足传统上被排除在金融体系之外的个体和小企业的需要。新技术可以用另类数据生成信用评分——从而扩大贷款和其他金融产品的普及度——在短短40分钟内就为小企业建立资产负债表,方便它们得到微信贷,实现现收现付,以及微支付系统处理大宗和特殊支出。

微金融机构和合作社可能最适合领导金融包容措施,因为它们已具备与被排斥人口合作的经验。比如,在乌拉圭,二流金融机构资金通过微金融机构和合作社向小社区提供贷款。但这样的机制仍不足够,它们的成功严重依靠本地环境。

因此,政府应该支持金融科技和微金融机构,采取政策鼓励不太赚钱、强调社会目标的金融服务的发展。决策者还应该探索如何改善新机构和传统金融服务在这些目标上的互操作性。

比如,2005年至今年早些时候,在乌拉圭执政的中左翼的广泛阵线(Frente Amplio)引入了金融包容法。这一措施大大提高了金融服务普及度,但要确保有效使用,还需要做很多事情。不幸的是,乌拉圭的中右翼新政府已决定废除这部法律的核心要素——这与许多国际组织的建议相悖,它们认为金融包容应该是一个发展目标。

尽管如此,乌拉圭目前在提高金融包容度方面的进展对于决策者解决新冠肺炎疫情引起的经济危机至关重要。对公民的补贴,以及通过金融体系为企业提供流动性的工具因为前任政府的政策而变得更有效率(尽管这一援助从跨国角度来看仍相对较小)。

但提高金融服务普及度未必会提振社会包容,乌拉圭和其他南美国家的最新经验证明了这一点。尽管区域金融包容度有所提高,但公共政策并未消除其他长期存在的边缘化因素。金融包容曲线在向上抬头,但形状未变:最受排斥的人群和过去一模一样。至关重要的是,要让这些群体获得他们使用高质量金融服务所需要的建议和金融教育,因为这方面的错误决定会带来可怕的后果。

2014年进行的乌拉圭家庭金融调查揭示了社会群体间金融服务使用和普及情况的差异。根据调查数据,共和大学(Universidad de la Republica)的格拉谢拉·桑罗曼(Graciela Sanroman)和吉列尔莫·桑托斯(Guillermo Santos)指出,收入更高的家庭更有可能拥有信用卡和银行账户;他们还发现,金融服务使用在种族、就业环境和性别等方面也存在差异。

此外,家庭调查显示,只有4%的小企业——非正式部门为1%,正式部门为7%——拥有银行信用。55%的小企业从未申请过信用,30%以上认为信用过于昂贵或遥不可及。只有1%的小企业在调查期间拥有微金融机构信用,4%的小企业在调查之前就已拥有。

因此,政府应该提供补贴或其他促进条件,鼓励发展盈利性较低但社会回报较高的金融服务。与此同时,金融机构应该更全面地使用数字工具加强对当前和潜在客户的了解,为他们提供定制服务。为了不让低收入客户吃亏,贷款人应该制定新方针,更注重偿还意愿而非偿还能力,在经济环境恶化时提供更多的再融资便利。

发展中国家金融体系需要结构性变化提高社会包容度,而这些变化又需要更果断的政策、更宏大的目标和创新方案。如果这些措施有助于确保所有人都能获得金融服务并从中获益,那么金融将不再是贬义词。(阿尼巴尔·佩鲁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