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p>钱大庆一挥手,四个护卫将李先团团围住。

    “你们是什么人?”

    没有人搭话,就像演默剧的木偶,四人抽出腰刀扑上去,动作整齐划一,宛如一人。

    “当当当当”

    兵刃交接,李先后退一步,眼中闪过一丝惊骇,眼前几人不是武者,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震得他虎口生疼。

    五人很快缠斗在一起,他卖了个破绽,四人果然上当。

    李先一剑刺在其中一人胸口。

    “你们力气惊人,但却不通武功,就知道一味瞎打,只要被我抓住破绽,一剑就能结果。”

    李先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对方上前一步,剑应声穿过胸膛,他却毫无反应一般,一刀劈来。

    李先大惊,忙想拔出剑。

    却发现剑深深地陷在此人胸膛之中,仓促间只能松开剑柄,就地一滚,将将躲开这一刀。

    一抹后背,还是被刀锋扫到,火辣辣地疼。

    “你...你们是什么东西?”

    李先声音发颤,这还是人吗?

    胸膛中插着一把剑,却若无其事。

    这样的对手要怎么打?

    更何况他失了佩剑,他一身武功八成都在剑上,拳法仅仅能用来欺负普通人。

    可面前几人是普通人吗?力气大得离谱,还不怕受伤。

    四人很快围攻过来。

    李先一步步后退。

    “碰”

    李先狠狠撞在佛陀身上,发出碰的一声。

    没有退路了。

    这个刚强的汉子此刻也几近崩溃,他不怕战死,但却不想死得如此不明不白。

    佛陀端坐在莲花台上,面带微笑地看着众生。

    李先仰头看着佛陀默默想。

    “我和大人若能活过今天,必逢年过节给佛祖上供磕头,求佛祖保佑,求佛祖保佑...”

    “当!”

    没有刀剑入体的剧痛。

    李先疑惑地睁开双眼,在他面前,站着一个女子。

    女子身材高挑,却有些消瘦,长发用银色的丝带高高吊起,一身利落的黑色武士服,英姿勃发。

    她腰刀出鞘,正格挡在四人和自己之间。

    “方...姑娘?”

    “还愣着干什么!把你的武器拿回来!”

    “啊,是!”

    李先眼中爆出希望的光,不知从哪来的力气,趁着方喜乐架住他们的机会,握住剑柄,用力拔出。

    方喜乐甩甩手腕,真疼!

    这些是什么鬼东西,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

    “不可能!”

    钱大庆满脸不可思议:“吃了那么多阴气,你怎么可能没事!”

    “你废话太多了!”

    方喜乐双腿微屈,凌空跳起。

    流星刀法——流星闪!

    半空中一道刀光闪过,逼得人睁不开眼。

    “碰!”

    护卫中一人主动挡在钱大庆前,胸口伤口狰狞,翻出血肉,可就是一点血不出。

    方喜乐眼神闪烁,这些护卫,虽然不会武功,但是速度和力量都远超普通人,单拼速度,自己不如它们。

    看来没法越过它们,实施斩首之术,只能将它们一一处理掉。

    不过他们又不怕受伤,似乎死不了。

    可那又如何!

    将它们大卸八块,她不信这样还可以动!

    “给我杀死她!”

    钱大庆一边尖叫,一边后退,刚刚那一刀劈来,他差点就死了。

    一个护卫上前拖住李先,剩下三个都过来围攻方喜乐。

    伴随着攻击,阴气扑面而来。

    方喜乐心中一动,运转起《阴阳两仪轮转玄功》,阴气进入经脉,一圈下来,化作真气。

    边打架边补充真气,妥妥的作弊。

    鬼物的阴气也不是无穷无尽的,用完也不会立马恢复,耗尽阴气的鬼物和耗尽真气的武者一样,任人宰割。

    随着时间推移,三个护卫动作越来越迟缓,力气越来越小。

    反观方喜乐,依旧神采奕奕。

    抓住破绽,刀光一闪,一个护卫脖子上浮现出一条红线,接着头颅掉在地上,咕噜噜地滚出好远。

    它往前踏出一步,接着软到在地。

    弱点是头颅!

    ......

    “不!”

    钱大庆抱着脑袋,双眼血红,崩溃大叫。

    “不!你杀了我的四个尸鬼!我要杀了你!”

    下一刻,闪着寒光的刀架在他脖子上。

    “你还是先想想怎么活命吧,把他捆起来。”

    后一句是对李先说的。

    说罢,方喜乐走到中年夫人身边,把她扶正。

    他们几人身体中还存有大量阴气,吸收了,说不定可以突破后天八层,当然不能放过。

    “我体内真气属性为阳,正好可以克制阴气,我把真气灌注到夫人经脉之内,逼出阴气,过程可能有点疼,夫人忍一下。”

    “辛苦方姑娘了!”

    众人一一道谢。

    于苗苗摸摸手腕,好奇地问道:“你这是什么真气,竟然可以克制阴气?”

    “不该问的别问!”张超皱起眉头。

    打听别人底细,是江湖大忌,若是遇到脾气暴躁的,一言不合都能打起来。

    方喜乐好脾气地笑笑,没有说话。

    几人来到钱大庆身前,他被捆得结结实实,全身上下只有嘴能动。

    “居然敢下毒,本小姐杀了你!”于苗苗一看到他,不由得大怒。

    张超连忙拦下她:“等等,我们有些问题要问。”

    于苗苗气哼哼地收回剑,怒视钱大庆。

    “你的护卫是什么东西?”李先问道。

    “呵呵”,钱大庆冷笑一声,面露不屑,就是不张嘴。

    李先上去就是一脚揣在富商肚子上,他顿时疼得像虾米一样蜷起来。

    “说不说,不然我打死你!”

    说着又是几脚。

    “哈哈”,钱大庆惨笑,吐出口中的血水:“说出来你们就会让我走吗,不还是死路一条!”

    李先大怒,正要抽刀,一只手制止了他。

    “让我来问问。”

    “是!”

    如今李先对方喜乐颇为敬畏,当即让开。

    方喜乐从身后的包裹中取出一个小罐子,管子里裝的竟然是糖。

    众人不解地看向她。

    方喜乐不紧不慢地沾了点糖,边仔细地涂抹在钱大庆伤口之上,边说。

    “你知道蚂蚁嗜糖如命,闻到甜味会成群结队地聚集过来,先来的找到糖搬走了,后来的没找到糖,但是还能闻到糖的味道,它们就是傻傻地以为糖埋在血肉之下,会努力钻进去翻找,你一口我一口,直到啃得再也咬不动,直到连骨头缝都啃得干干净净。

    你说蚂蚁吃掉一整个人需要多久?一天?两天?而这期间,你还活着,时时刻刻感受着万蚁噬心之痛,却一动不能动,从最开始的不想死,到后来求死却不能,只能绝望地感受着蚂蚁一点点把你蚕食掉。”

章节目录

玄阴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孟夏之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孟夏之月并收藏玄阴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