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p>小夫人怀了身孕,黄府的两位老夫人既生气又没有办法,思来想去只能找一个丫鬟做替身,声称孩子是丫鬟所生,想把这件丢人现眼的丑事遮掩过去。

    这个孩子是黄府的未来,也是小夫人的未来,她才是亲娘,不会撒手不管。她始终把孩子视为自己的亲骨肉,决不让别人成为事实上的娘,而把自己架空。

    黄飞龙成了这个大宅院的主人,更是放荡不羁,吃喝嫖赌花用无度,没有多少年就把偌大的家产败坏一空。这都是后话了。

    再说张云燕,她看这里的事情已经完结,和王二虎一家辞别而去。

    铁蛋缠住她不放,一直跟随爹爹送出村外很远。他望着远去的张云燕,喊道:“飞雁阿姨,你要快点儿回来呀!”

    云燕笑了,应道:“知道了,铁蛋,快跟爹爹回家吧!”

    就在这时,风声渐近滚滚而来。

    张云燕抬头一看,大喊一声:“不好,快跑!”说着,她纵身而起冲过去,还是晚了一步,铁蛋已经被浑天元圣捉住。

    原来,浑天元圣正乘风返回洞府,听见孩子喊叫,低头一看认出铁蛋。他十分恼恨,骂道:“小崽子,看你还往哪里跑!”

    浑天元圣收住风头扑下去,把王大力打倒后,抓住铁蛋就要飞走。他见张云燕冲过来,有些意外,也更加气愤,扔下孩子和云燕打起来。

    “臭丫头,老夫本以为你已经死去,想不到中毒那么深竟然还活着,太不可思议了。哼,你今天又送到老夫面前,一定要杀了你!”

    张云燕一边打一边喊:“大哥,快带孩子跑呀!”

    王二虎见飞雁妹妹和浑天元圣打起来,既紧张又恐惧,为恩人的安危焦虑。保护孩子是当务之急,他叮嘱了云燕一句,背起铁蛋跑走了。

    张云燕见父子俩已经不见踪影,放下心来,时而躲闪,时而反击,和浑天元圣杀在一起。她不能在此停留,必须尽快把老贼引走,也好给王大力父子俩生存的机会,立刻施展轻功飞身而去。

    浑天元圣两眼圆睁大喊大叫,紧追不舍,尽管迷恋美女,也无法压下复仇的怒火,恨不得一鞭把仇人打死。

    张云燕轻功的速度有限,很快被追上,不得不和浑天元圣厮杀。就这样,她边打边跑,已经跑出几十里地。云燕放心了,王大力父子俩能安全地回到家里。

    厮杀中,张云燕已经不支,很想摆脱老贼追杀,却被浑天元圣缠住不放。她施展轻功不停地飞奔,依旧摆脱不了乘风而来的老贼。

    云燕知道自己的功力难敌老贼,不敢施展飞龙神刀刀法,只能边打边跑,希望能逃过可怕的险情。

    忽然,张云燕躲闪不及被踢倒在地,眨眼间可怕的双鞭砸下来,已无法躲避,只能闭眼等死。

    没想到,浑天元圣收回了双鞭,把云燕的穴道封闭,又取出一条绳索捆绑起来。老贼吐了一口恶气,有这样的双保险可以放心了。

    原来

    ,浑天元圣尽管对张云燕恨之入骨,却无法抚平那颗欲望翻涌的心,还是想先用美女来安抚污秽的心灵,然后再取仇人性命。

    他提着张云燕兴风而起到了半空,立刻飞奔而去,要把美女仇人带回洞府尽情地玩乐,慢慢地惩治,以报师徒二人之仇。

    妖风翻山越岭,过河穿林,一路呼啸来到一座山前。浑天元圣收住风头落在山脚下。

    山下有一个岩洞,不是黑风山的黑风洞,也不是蛇盘山的青蛇洞。原来,这是浑天元圣新近发现的一个洞穴,这里风景壮美秀丽,他有时会在这里住些日子。

    浑天元圣放下张云燕,得意地笑了。他两手掐腰撇了撇嘴,说道:“云飞雁,你那点儿本事还敢与我为敌,不是自寻死路嘛。你杀了我徒儿全家,又几次伤了我,还坏了我的好事,决不能让你再活于世上。”

    张云燕知道难逃一死,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她瞪起眼睛,骂道:“老贼,你坏事做绝死有余辜,姑奶奶恨不得把你千刀万剐!如今被你捉住,我死不足惜,只恨没有把你这个孽障除掉,让世上少一个祸害。”

    浑天元圣冷笑一声,十分不屑:“丫头,你想得倒是很美,可惜没有本事,只能成为我的阶下囚。”他叹了口气,“丫头,你太漂亮了,令人爱恋难舍呀。现在,你已经落在我手里,我已久的心愿也能实现了。不过,再难舍也不能放了你,我先和你玩些日子,然后再取你性命。这样,我既满足了身心的渴望,又能报仇雪恨,从此可以安心了。”

    张云燕闻言更加紧张,惶恐不安,想不到老贼还是没有放弃自己,要无情地欺凌。这可如何是好呀?

    她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却害怕被老贼欺凌。她很紧张,很恐惧,已经没有能力反抗,也没有能力逃避,只能被老贼随意宰割了。

    张云燕连声怒骂,想激怒浑天元圣,能立即杀了自己,也好避免被糟蹋。

    浑天元圣大怒,喝道:“你死到临头还敢逞强,是自讨苦吃。哼,我要一刀一刀地宰了你,让你凌迟而死!”

    “恶贼,你休要得意,姑奶奶并不怕死,总有人会杀了你这个祸害!”

    浑天元圣气得嗷嗷叫,立刻动手解脱美女衣服,还是要发泄满腔的欲望和愤怒的情绪,然后再杀了仇人。

    张云燕见浑天元圣动起手来,吓得大喊大叫,却无力活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被老贼解脱。她很恐惧,很无助,泪流不止。

    “等一等!”突然,旁边传来一声喊喝。

    浑天元圣吃了一惊,立刻住手,扭头一看,有一只猴子跳到近前。他又是一惊,奇怪地问:“咦,你怎么会说人话呀?”

    猴子笑道:“是呀,你浑天元圣不会说人话,不会做人事,我却都会,是很奇怪。”

    浑天元圣见小小的猴儿也捉弄自己,十分恼恨。他有些吃惊:“咱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你怎么认识我呀?”

    猴子哼了一声:“你臭名远

    扬,顶风都能臭出八百里,谁不认识呀?你坏事做绝臭气熏天,就是扒了皮烧成灰,也逃不过人们的眼睛,闻一闻便能认出你来。”

    浑天元圣既吃惊又生气,喝道:“我知道你决非凡人,快亮出真相报上名来吧。”

    “我不过是一只会说人话会做人事的猴子,哪有名姓,要不然,你就叫我爷爷或者奶奶都行。”

    “放屁!”浑天元圣瞪起眼睛喝道:“你既然不敢亮出名号,可见胆小如鼠。我且问你,来到这里想干什么?”

    猴子笑了:“我没有什么大事,想请你帮点儿小忙。”

    “什么事情说来听听,或许可以帮一帮你。”浑天元圣不想多事,尽快把这家伙打发走,也好搂抱美女发泄激情,排解怒气。

    猴子一指张云燕,说道:“这个小女子是个平民百姓,你砍她多没意思呀。我正好脖子痒痒,想借用你的刀解一解我的痒。这样,你砍得解气,我也能止痒,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呀?”

    浑天元圣吃了一惊,既疑惑又不解,这家伙连死活都不知道了,是不是有病呀?他哼道:“猴子,你是来找死的吧?”

    猴子又笑了:“哪里,哪里,我还没有活够呢,再活上千八百年才好呢。不过,你要是非想让我死也行,那就把这个小女子放了吧。”

    “放她,做梦去吧,她是我的仇人,必须死!”

    “不放好,不放好,我既不用做梦,也死不了了。”猴子又问,“不要说这些没有用的话了,你到底能不能帮我解一解痒呀?”

    浑天元圣气得哼了一声:“你真是想找死呀,那就成全你吧。”他满脸都是怒容,要杀了这只捣乱的猴子,然后去拥抱美女。

    老贼走过来,举起钢刀朝猴子猛劈下去,“当啷——”一声响,钢刀被磕得脱手而出飞起来,又掉到地上。

    那只猴子毫发未伤,笑嘻嘻地看着他。

    浑天元圣见状大惊失色,这家伙的身子怎么这么坚硬呀,就像砍在石头上,震得手都有些麻,难道修成了钢筋铁骨?它不过是一只出道不久的小猴子,不可能修成这种神奇的功夫呀?

    猴子笑道:“好舒服,好舒服,就是力气小了一点儿,你再使把劲,让我更舒服一些。”

    浑天元圣气得哇哇怪叫,又抡起另一把钢刀狠狠地劈下去。哪知,猴子不知死活,竟然用脑袋迎上去。“当!”地一声,钢刀又被弹起来。

    浑天元圣见刀刃崩出一个豁口,气得扔在地上。

    猴子笑嘻嘻地看着他,连根毛都没砍下来:“浑天元圣,你再取几把刀来,卖卖力气多砍几刀,让我好好地过过瘾。”

    老贼心慌意乱,知道小瞧这只猴子了,其来者不善,必定大有来头。他立刻问道:“你到底是何许人,有胆量就亮出真容来。”

    猴子嘿嘿地笑了,看上去很得意,也有些不屑,明亮的眼睛转起来,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章节目录

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鹤飞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鹤飞腾并收藏侠女来袭:本王妃你不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