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p>二十、

    人分三六九等,

    木分花梨紫檀。

    性格各异不一般,

    没有什么奇怪可言。

    一句开场白,说出了故事的核心。

    人分三六九等,因为性格,即便是同样的身份,也会走向不同的路。

    就拿书中的扶风女尼与雪云师太来说,同样是出家为尼,但一个却是慈悲为怀济世度人,另一个则是坑蒙拐骗偷。

    在知道扶风本来面目后,雪云师太便打算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好好的去教训一下这帮人。

    可就在雪云转身刚要离开的时候,就见一人急匆匆的挤了进来。

    此人分开众人,来到扶风面前,二话不说,跪下就“duang duang”叩头。

    那声音之响、之脆,就连雪云师太听了,也有些不忍,心道:不就是赚点钱嘛,用得着这么不要命的叩头吗。难不成,这个是真的。

    想到这,雪云师太不禁止住了脚步,继续看下去。

    不仅雪云惊讶与那人叩头的声音,就连扶风也吓了一跳。这个是真的,不是她命人安排的。

    且说叩头的这名男子,是个书生打扮。一身洗得发白的儒生布衣,已看不出原有的颜色。

    只见这书生一边叩头,一边求扶风救命。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佛渡有缘人,你先起来,把你的情况说一下,这样我佛才好救你出苦海。”

    听到这,雪云师太心中冷笑道:刚才还说我佛法力无边无所不知,这会儿便要问明别人的情况了。

    但那书生却并没有在意这些,只见他停止了磕头,站起身恭恭敬敬的说道:“晚生柳世杰,家住xxx”

    听了柳世杰的描述,扶风点点头,说道:“你所说的,佛祖早已全部知晓。之所以问你,就是要看你是否诚实。你刚才说你母亲得了怪病高烧不止、药石难医,那是因为你母亲并非生病,而是妖邪入体。此妖邪专吸他人精气神来修练,如今此妖邪已经转移到你身上了。”

    柳世杰听后,脸色大变,差点又要跪下了。“这可如何是好,求佛祖救我。”

    扶风见此人如此慌张,便劝慰道:“施主放心好了,你既然来到此处求救,便是与我佛有缘,我定不会放手不管的。”

    “多谢大师。”

    “这妖孽在你家时日已久,吸了你母亲不少元气,要想制服它也非一时半会儿可成。我先用药镇住它,等到晚上再开坛做法。”

    说完,扶风便从腰间取下一个小葫芦形的瓷瓶,拔开塞子,倒了些粉末在掌心,对着柳世杰一吹。书生立觉得晕晕乎乎的。

    “这妖邪已被我镇住了,你们且带他回禅房休息,贫尼今晚便开坛收妖。”

    “是!”扶风的两名护法应了一声,便押着柳世杰往禅房走。

    那书生也不反抗,就这样跟着两人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见此一幕,雪云不由得大吃一惊,那扶风所用的,乃是迷魂药,属于下五门的东西。

    如果这扶风是下五门的人,那她行为,就不止骗钱那么简单,书生柳世杰今晚怕是有大难。

    见那书生被带走,有些人也明白过来,那扶风可能不是好人。但也还有些人后知不觉,认为那扶风是有大神通的人,一下子就把那书生体内的妖邪给镇住了。

    但不管是信了还是不信的,接下来应该都不会再有人敢来求药了吧。雪云心里想着,至少不会再增加受害人了。

    刚想到这,围观的人又一次被推开了。

    只见一名妇人抱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由一个男子陪同着挤了进来。

    那名妇人的行为与那书生一样,也是一来到扶风面前便跪下,一个劲的哀求。看她脸上焦急的表情,不似装出来的。

    雪云往那小女孩的脸上看去,确实一脸病容,也不似做假。

    扶风将那妇人扶起来,问明了她的情况,便说道:“这位女施主,令嫒的这个病拖得太长了,必须在庵里住一夜,以佛法净化。”

    “这……”妇人有些犹豫。“那可否也让我住在此处陪伴女儿,我一定多给香资。”

    “女施主,这是佛门清静之地,不留闲人。令嫒是因为要治病才能破例留下,妳若舍不得,那就请回吧。”

    “别,别。”说着,那妇人很不忍的将孩子递给扶风。

    “大师,我女儿从小就没离开过我一个晚上,若是她晚上又哭又闹,还望大师多多包涵。”

    “贫尼知道了。”

    这时,那两个送柳世杰去禅房的护法刚好回来,扶风便将女孩交给两人。

    “娘……”就在两人接过孩子转身的那一刻,小孩似乎醒了,睁眼一看,发现抱着她的,并不是平时熟悉的亲人,本能的叫了一声。

    不过由于这孩子的体质太弱了,叫完这一声后,便又昏睡过去了。

    孩子无心的一声,但做母亲的,却如天塌地陷一般,再也忍不住,当场哭了出来。

    还好,那妇人的弟弟及时出手,将她扶住,安慰道:“姐,不过是一夜罢了,明天一早我们便来接人。”

    场中有些人已经觉得扶风可能是个骗子,本有心上去阻止。但一看到那两个高大的护法,也不敢再多言了。

    妇人跟她的弟弟离开后,扶那些看出端倪的也一并离去。

    接着,扶风又讲了一会儿经。但此后虽然看热闹的人不少,却再没有求药之人。

    讲了一会儿,见无人求药,扶风算算时间差不多了,便开口道:“各位施主,今日佛缘已了,若是还有求佛祖治病救苦的,请明日再来吧。”

    说完,她双掌一合十,念了句佛号,领着两个护法回禅房去了。

    见扶风一走,众人该散的散,该上香的上香。

    至于雪云师太,买了几个素包子充饥后,便绕到百善庵后院外一处无人的小巷子里休息,等待着晚上进去解救那书生与小孩。

    再说那扶风,回到产房后,便命人烧水,她要沐浴更衣。

    那流了一地的黄水味道实在难闻,虽说她已提前闻了药,可以隔绝怪味。但时间一长,药效散了,闻着那怪味,可就让扶风恶心想吐。

    那扶风有个专门侍奉她的老妈子,早就知道这位姑奶奶的脾气秉性。她在后禅房算算时间,觉得差不多了,便开始烧水。

    等扶风回来后,洗澡水已经预备好了。

    这把澡洗得,扶风恨不能把身上的皮都搓掉一层。

    看来,这黄水以后是不能在用了,下次得换一种病了。

    洗完后,在梳妆台前化妆,描眉画彩又是费了很长的功夫。

    待化完妆,扶风换了一身妖艳的衣裳,又戴了个假发。

    如今的她,已无半点在大厅出家人的模样,完全是个打扮美艳的妇人。

    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扶风来到房间的时候,饭菜已经准备就绪。

    “刘妈!”扶风在屋内高喊了一声。

    没一会儿,门被推开了,一个五十岁的妇人走了进来。

    “夫人有什么吩咐?”

    “妳去把柳公子给我请进来。”

    “是。”

    老妈子离开没一会儿,就搀着柳世杰进来。

    这时的柳世杰,还被迷药迷着没有醒来,被带到屋内依然没有什么反应。

    把人带到后,刘妈就知趣的关门离开了。

    屋里就剩下两人后,扶风从床头枕下拿出一个小瓷瓶,拔出塞子在柳世杰鼻子下给他闻了闻。

    就听柳世杰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这才缓过神来。

    “啊呀!这是哪里呀……”

    当看到扶风的时候,柳世杰吓了一跳,赶忙站起身低着头连连后退,同时,他口中还不断的抱歉道:“夫人恕罪,小生柳世杰,白日里在百善庵求药,不知怎么的就人事不知了。醒来后就在夫人的房内,小生这就离开,绝不坏了夫人的名节。”

    dong!

    刚说到这,柳世杰就撞倒了背后的墙面上。

    原来,柳世杰所坐的位置,正面对着大门。回过神来的他只顾着低头后退,哪顾得了方向。

    看到这一幕,那扶风不禁笑了出来。这一笑,真是风情万种。

    “柳世杰,你先不要紧张,抬头看看我是谁。”

    “小生不敢,小生不敢。”

    “你若不抬头,我便大声喊叫,让你吃官司,有口说不清。”

    本就觉得理亏,又被扶风这么一吓,不得不抬头。

    现在的扶风已经化了浓妆,戴上假发,打扮的妖艳动人。那柳世杰看了老半天,才隐约反应过来。

    “你这书生表面道貌岸然,实际上也是一肚子花花肠子,盯着奴家看这么久。”

    柳世杰一听,吓得又把头低下了。“您……您是扶风大师,那这里便是……”

    “不错,奴家正是扶风,大师什么的,就免了吧。”说着,扶风喝了一口酒,继续道:“这里便是百善庵后院我的房中。”

    “可扶风……大师,妳的头发。”

    “这个嘛,是假的。我平时出门都戴着它,只有扮尼姑的时候才不用。”

    “假……假扮尼姑!”

    “是的,假的,比我头上的假发还假。这假发至少还是拿真的头发做的。”

    这短短的对话,其中的信息量太大了,柳世杰有点措手不及,只得愣在那里。

    见书生吓傻了,扶风叹了口气,说道:“你这个人,哪儿都好,就是胆子太小了。我也不怕告诉你,尼姑只是我众多身份之一,我其实是江湖女豪杰,做的是无本买卖。这几日在庵里,不过是想打听一下附近哪里有富人。今天白天在外面大厅见到你,便觉得你我有缘,想和你成就一段姻缘,不知柳公子意下如何?”

    这话把柳世杰吓得,说话都打颤了:“扶风姑娘貌若天仙,又是江湖女豪杰,在下无福消受。还请女侠放我走吧,我家还有病重的老娘要服侍。”

    “想不到你这书生还挺会夸人。既然你都说我貌若天仙,你竟不动心,还是说你讲的全是谎话。”

    “小生自幼读圣贤书,断不敢说谎话。”

    “自幼读圣贤书,那是不是觉得我这个女子很难养。”

    “小生……小生绝无此意。”

    “那不就行了,跟了本姑娘,保你后半辈子吃喝不愁,还管你老娘做什么。”

    “不,不,百善孝为先,我怎能弃母亲不顾。”

    “好!好!好!好一句百善孝为先,那下面该说万恶淫为首了。告诉你姓柳的,老娘我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我行走江湖的时候,可没少杀过人。把我惹急了,我连你跟你老娘一并给宰了。”说话的同时,扶风已经将墙上的柳叶刀给拔了出来。

    见到这个阵式,柳世杰吓得跪在地上,又是一阵磕头求饶。

    见书生宁可求饶,也不屈服于她的淫威,扶风也是气得不行。

    她本是江湖中下五门内倒采花的女淫贼,凭着自己的姿色以及淫威,倒也没有达不到的目的。今天不知走了什么背运,遇到这么个油盐不进的穷酸秀才。

    有心要杀他灭口,但又爱惜他的样貌。

    气到至极,扶风一把揪住柳世杰的衣领,将他拉起来,举着刀在空中晃了三晃,终究没舍得下手。

    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得到,此时的扶风依旧不死心的说道:“看来不让你见识一下老娘我的手段,你是不知道厉害。今日在你之后,又有一位妇人带女儿来求药,如今这女孩就在庵内。我就当着你的面,给她来个剖心取血,补补我的元气。”

    这扶风常年菜花,吸取男子的元阳。但由于自身功力不足,没办法消化。长此以往,累积在体内的元阳会导致其阴阳失调痛苦难当。

    因此,她必须取童女心血来采补。

    柳世杰听对方这么一说,恻隐之心立起,忙又求情道:“女侠开恩,稚子何辜,妳就当行善积德,放过我们吧。”

    “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你倒不忘替别人求情。可惜,这事由不得你来做主。刘妈,妳去把那女孩抱过来,让那两人带取心头血的工具。”

    但命令下达后,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反应。

    怎么了,难道这老东西贪杯喝多了?

    想到这,扶风又提高声音喊了两句。

    这一次,不要说刘妈了,就算是那两个护法,也该听到了。

    但结果却是,外面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故事到这,想必大家都知道结果了。这一章就到这了,后面的发展,下一章继续。

章节目录

四宇天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翠筱寒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翠筱寒玉并收藏四宇天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