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p>古有传闻。

    昔年有樵夫入山中伐木,途中遇见数童子下棋,便将斧立于一旁旁观棋局,兴之所至,也不觉饥渴。

    棋局漫长,樵夫也不觉得时间流逝,而等到被童子提醒时他才恍然醒觉不对,而等这位樵夫再归世间之时,已是沧海桑田,熟悉的人都故去,甚至斧柯都已烂尽。

    而现在,观看地球新闻的九溟,就有一种这样的感觉。

    “我不过就是在先驱者空间呆了几个月而已,怎么看这个世道变动的像是过了十几年啊?!”

    蓝发的龙人少年原本想要去昆仑秘境四处转转,到处炫耀一下自己刚刚进阶的统领境实力。

    但是现在,他却蹲坐在闭关室的门口,一脸苦恼地紧盯着自己的个人终端,以及终端中的各类新闻视频,嘴中喃喃自语:“别的不谈,这个竞技,全民竞技……这些奖励的功法和素材,也实在是太好了吧?!”

    和那些可能只是知道一个传承功法名字的普通人不同。

    九溟有着从先驱者空间购买的鉴定系统,他早就知晓正国绝大部分仙神传承的等阶,并且知道这些传承的大致珍贵程度。

    那是在先驱者空间中,也算得上是a级乃至于s级,甚至是s级以上的传承。

    当然,无论是先驱者空间,还是中央神庭内部,肯定还有更高的传承,但那样的传承就需要进行专属任务,去对应的探索世界自己去探索取得,而正国的最高等传承,或许就在他曾经去过的那个‘传道塔’中吧。

    总的来说,正国持有的仙神传承,在一般可以正常获得的传承中,算得上是最高等的。

    而现在,这些强大无比的传承,全部都作为竞技比赛的奖励……就这样大规模的公之于众?

    “可恶!以我的实力,参加初中组的竞赛,绝对可以夺取第一的!”

    眼神中满是羡慕,目光中满是嫉妒,年方15岁的初中生真龙双目直勾勾地盯着【全国中学组综合竞技大赛】的奖励,‘在监护人的陪同下自选一本仙神级基础修法’,瞬间眼睛一亮。

    然后,他又看见‘报名已截止’这个标识,又顿感痛不欲生:“可恶啊啊!!!我怎么就没利用好我这个年龄优势!”

    “好不容易修行至统领阶,居然连同龄人都没来及欺负,我好亏呀!”

    传承其实还是小事。

    毕竟有着溟涬化龙决,九溟其实并不太需要其他修法,至多是拿去和其他人交换。

    真正重要的,是那些即便是在先驱者空间中的也非常珍稀的超凡素材!

    “等等,那是世界之尘吧?!”

    “居,居然这么多?!”

    恋恋不舍地将目光从‘中学组综合竞技大赛’中移出,仅仅是一瞬,九溟就从相关的奖励中找到了自己如今迫切需要的一些素材。

    他睁大眼睛,紧盯着优胜奖品展示视频中的一大瓶世界之尘,两颗蓝宝石一般的眸子简直就像是要瞪出来一样。

    “哈——哈?!”

    真龙少年,此刻满面潮红,喘着粗气的样子,简直就像是痴汉一般毫无形象:“想,想要!”

    非常失态。倘若九溟被外人发现此刻这副模样的话,龙参肯定就会宣告终结吧。

    但这也并不奇怪。

    世界之尘,精神系最好的恢复,医疗素材。

    同时,也是很多高等进阶仪式,以及特殊职业进阶需要的素材之一。

    而它在先驱者空间的价格……是每立方厘米,500探索点!

    九溟以‘决斗王’世界的‘心灵卡牌’之力,融合溟涬化龙决的化龙之法,为自己铸就了近乎于蜃龙一般的‘真龙替身’,具备强横无比的力量,被击溃了也不会损伤自身,最多就是多休息几天。

    凭借此法,他以此进阶统领阶。

    而那次进阶,九溟耗费了一万多点探索点用来兑换各类辅助素材,其中有大部分,就是用来兑换十五立方厘米的世界之尘。

    可现在,出现在他眼前的,那一大瓶世界之尘……

    起码有500立方厘米那么多!

    二十五万探索点,自九溟进入先驱者空间以来,就没有得到过,甚至没看见过这么多探索点!

    哪怕是那些大型探索结社,冒险团,里面的公共资金也很少有超过十万点的。

    毕竟,探索点不用掉强化自己,屯着也不能生利息,而先驱者空间的物价又不会变动,自然没有投机倒卖的余地,再加上空间很少有惩罚任务,故而囤积探索点会显得很愚蠢。

    “这,这么多世界之尘,我的‘蜃龙替身’完全可以强化十几次了!”

    “哪怕是自己用不掉,去贸易市场和人交换,起码换个好几本仙神真龙的传承也是没压力!”

    “这就是真正的底蕴,硬通货!”

    好不容易将自己恋恋不舍地目光从这奖励上挪开,九溟握紧双拳,他深吸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冷静,九溟,先看看这是什么竞赛的奖励,倘若实在是不适合,那就算了,与我无缘,便不强求。”

    “我来看看……居然是灵植培养?!”

    看见竞赛的项目,龙人少年面色瞬间一变:“我一条龙,怎么会养树?倒不如说什么龙会养树啊?”

    “这也太为难我了!”

    虽然九溟想这么说,但奖励实在是太多了。

    所以很快,蓝发少年便眼神坚定,他撸起袖子,露出白皙的手臂,目露凶光,道出了学自封神大世界的台词:“好!此物合该与我有缘!”

    “这个盆栽王,我九溟当定了!”

    此刻,就在龙人少年下定决心,要从真龙转职成花草匠。

    但他却是不知道,苏昼的灵魂空间中,世界之尘的储备,是以十立方米为单位计算。

    如果不是苏昼的恶魂的储备没那么多,就以轮回世界周边的世界之尘富集情况来看,收集‘立方公里’级的世界之尘,也不过他是多花一段时间的问题。

    将灵植培养的相关竞赛收入个人空间的收藏夹。

    本以为这就是最近这段时间,地球上最大新闻的九溟,继续查看后续的新闻。

    然后,又开始困惑。

    “什么鬼?!苏昼教授于木星接见瑟拉斯提亚文明大使……那是什么文明?苏昼又是怎么跑去木星的?”

    “银河上国,是什么东西?”

    将手中的个人终端倒着转了几圈,九溟的脑袋也发挥龙蛇的优势,困惑地扭头转了几圈。

    看见这些名词,他第一时间还以为自己是跑到了什么先驱者空间中的科幻世界,但最后看完后,他便微微一惊:“居然如此强大,是昔日银河系中的霸主之一,过去也是有大天尊级强者的高等文明!”

    “还有内部文件?我看看……甲等机密,苏昼的实战记录?”

    心怀追上苏昼的野心,年轻的真龙咽了口口水,然后点击了‘播放’。

    然后,他便看见了,苏昼那一发直接划破木卫一地壳,诱发超大规模地质变动,在星空中划出一条漫长重离子射线云的灭国吐息。

    破碎的蓝绿色等离子轨迹在伊奥和木星的磁场干扰下不断地变幻,于星间飞驰,而在地面上,贯穿了地壳,造成上百座火山爆发的熔岩沟渠掀起了波及甚广的十级地震。

    “这,这什么?!”

    目瞪口呆地注视着这一幕,九溟现在的表情,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骇然失色:“苏昼这家伙,实力已经逼近天仙了吧?!”

    “这个人在地球的进步速度,怎么比我在先驱者空间还要快啊?!”

    倒吸一口凉气,蓝发少年拿着个人终端的手都开始颤抖——正因为同为真龙,甚至还学习过一段时间苏昼的‘四极汇灵脊’,作为自己压底箱的手牌之一.

    所以,他才很清楚,苏昼这一手吐息的威力,意味着他的实力抵达了何等的恐怖程度!

    ——地仙的定义,便是一体可以镇压星球,镇压一界界域。

    而天仙的定义,便是整个星域纵横,大日疆域中行走无碍,诸天世界皆可随意穿梭。

    诸天,在中央神庭这边,指的就是多个大日疆域,多个时空界域和秘境。

    可以纵横镇压一处大日疆域,于星外自如行走挪移,便可称之为天仙。

    如今,苏昼的力量,镇压区区一颗星球完全绰绰有余,如果不是代步还需要宇宙飞船的话,他现在就自称‘天仙之下无敌手’,恐怕根本无人会否定。

    哪怕是昔日的中央神庭,想要在天仙之下找出能对抗他的存在,也是完全不可能。

    而等到苏昼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进行跃迁挪移的时候,那么他即便实力境界还未到天仙,威慑力却可以与天仙等同了!

    更何况,九溟可是很清楚的。

    苏昼的吐息,固然是他的杀手锏之一,但是,烛昼之龙的力量,却远不止如此啊!

    如果说吐息可以打一百分的话,那么无论是自爆鳞片,灭度尾刃,呼风唤雨的岚种之力,各式各样奇特的雷法和超凡器官,以及那堪称耍赖皮的自愈能力。

    倘若,将这些所有能力和优点都融汇在一起再来打分……那么烛昼真身的威力,便有一千分以上!

    “这比个球球!”

    又看了一遍苏昼单方面镇压瑟诺斯提亚大使塔因的视频,一只手直接就将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按成盆地的场景,九溟差点就想把手里的个人终端摔了:“他吹口气我就要变成龙干了!”

    其实,以九溟的年龄,这个时间就进阶统领阶,完全称得上是一句前途无量,未来天仙有望。

    日后比拟,甚至超越圣席,都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倘若再加上先驱者空间的机遇,那么九溟未来抵达天尊一阶,也并非是毫无希望。

    甚至说,大有可为!

    可是……和苏昼这个怪物比起来,他就算是开了‘先驱者空间’这个挂,都好像比不过啊!

    “我去先驱者空间的这段时间,地球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异变?”

    颤抖的手继续划过个人终端,九溟颤声自语,他扫过屏幕上的一个个新闻,不禁有些头晕目眩:“这,质量加速器,新一代飞船……和塔林人,克洛人建交,还有外星开拓计划?”

    “我们地球文明现在要进行宇宙开拓,目标是将疆域标识点亮整个第三悬臂后半段?”

    “科幻都不敢这么跨越吧?!”

    “怎么感觉,我才是落后时代的土老帽?!”

    九溟本以为,自己可以从先驱者空间中兑换技术,加速地球相关方面的技术发展。

    但是,谁知道,地球发展的速度,似乎有点快的超乎想象,以至于太过精彩热闹喧嚣了点,让他有些头晕目眩。

    ——我是回错世界了,还是怎么的?

    而就在蓝发的龙人少年震惊,暂时失去了对外界灵气的敏锐感应之时。

    伴随着一阵微微闪动的灵光,一个身影便出现在这间昆仑秘境中央的闭关室周边。

    他看见了正一脸震撼的九溟,便无声地露出有些耍坏的笑意,悄息上前。

    等到龙人少年察觉到自己身后好像有人之时,一只手已经按在了九溟的肩膀上,瞬间令他浑身一僵,动弹不得。

    一个他极为熟悉的声音就此响起。

    “怎么,九溟,为何一脸非常震惊的样子?”

    “说来也很奇怪,最近总感觉大家看着我的时候总是一脸震惊,真是奇怪。”

    “苏,苏教授?”

    就像是看小黄书时被教导主任拍肩,战战兢兢地回过头,九溟转过头看向手的主人。

    但结果,他看见的,却是一团有些虚幻的灵力化身。

    一手负在身后,长发束在身后,有点类似3d投影,却能真实触物的青年面带笑意地收回手,上下打量着真龙:“不错啊,进阶统领阶了。看来先驱者空间的确很适合你,你去那边,肯定感觉是游龙入海,放虎归山吧?”

    “这都什么词?!什么游龙入海!”

    下意识地反驳,可九溟的目光却止不住地扫视自己眼前的这具灵力化身,眼神满是惊异。

    虽然的确是苏昼的形象,但核心却是化身中,那十几根满是云纹的青色翎羽。互相交错的它们组成了化身的核心,令化身可以自动吸收天地间的灵力,与其他事物交互,并施展出种种神通。

    但奇怪的是……不知道为何,九溟却没有从对方的这一化身身上,感应到同属于‘真龙’的气息。

    虽然说,以前就有点怪,不像是什么正经龙,但起码还是龙。

    而现在,怎么感觉,就有点像是李寒山和金琼……

    ——不对,等等,翎羽?!

    “怎么,感应出来了?”

    察觉到九溟那微微皱眉,然后又突然发现了什么的愕然表情,苏昼笑了一声:“这是我刚才寻思了一段时间后,借鉴一位老朋友的‘继往之木’形态,开发出来的‘烛昼神鸟化身’,为我日后真的化身神鸟做一点经验储备。”

    “看见那些凤凰翎没?我用鳞片变的!”

    “啊,嗯……嗯嗯,啊……理解了……”

    嗯嗯啊啊地回应,因为接收到过于冲击的消息,九溟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没有理解苏昼究竟说的是什么。

    烛昼……神鸟形态?

    龙……龙鸟?鸟龙种?

    似乎有点熟悉……不对不对,这都是些什么玩意?!

    而就在九溟还在困惑之时,神鸟化身的苏昼已经伸出手,再一次抓住了龙人少年的肩膀,令他从困惑中惊醒。

    “你,你要干什么?!”他有些惊慌地说道。

    “嗨,不是什么大事。”

    可与此同时,苏昼已经以灵力驾驭岚种,带着九溟身化流光,来到了昆仑秘境的天空中。

    青紫色的光辉就像是火箭一般飞驰,很快,两人便穿过了时空门,回到了地球界域。

    而就在这时,青年脸上带着笑意,但语气却很是平静地说道:“有些私人的问题,稍后需要询问一下你,不过在此之前,我正好带你去参加一下‘新世界探索部’的团建活动?”

    “团建活动?那是什么?”九溟人傻了:“而且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别以为先驱者空间的世界不是新世界——你也是在我这里挂名工作的。”

    苏昼并不在意九溟言语中隐藏的些许排斥,他很清楚龙人少年还是年轻人心性,刚刚进阶统领阶,正想着怎么装逼,所以青年便谆谆诱导道:“更何况,这一次活动是面向全球直播,你绝对有出场机会!”

    “全球直播?那没事了!我参加!”

    听见全球直播,九溟瞬间就又精神起来。

    此时,两人正在正国西部的高空飞驰,他睁大眼睛,侧过头看向苏昼,好奇地问道:“不过,团建活动究竟是什么?”

    第一时间,苏昼没有传话。

    他只是随手对着九溟的个人终端一指,雷法发动,以电磁波为载体的信息流便涌入其中,令九溟手中的终端上浮现出一长排名单。

    【吴心劫——宿命传承】

    【尕朵仁增——妖神转生】

    【薄清夜——神木传承】

    【沈若业——寂主传承】

    【……】

    “这是什么?”龙人困惑。

    “名单。”苏昼回答。

    但似乎是察觉到自己的话语过于简洁,所以他便又加了一个形容词:“招安。”

    化身飞驰,位于四万米高空的青年俯视着自己身下满是夜间灯火的地球大地,他平静地笑道:“这是‘招安’名单。”

    咕咚。

    此时,九溟咽了口口水。

    他没有继续询问,比如说为何‘招安’,倘若对方不接受‘招安’又会如何。

    那样的场景……

    仅仅是思索,少年便不禁闭上了眼睛,然后双手合十。

    然后,为那些可能存在的,不识趣的家伙,祈祷。

    “希望人没事。”

    2018年,7月8日。

    深夜,3点24分。

    掸国东北部。

    一场夏雨刚刚结束,国境线边缘的村庄道路泥泞,潮湿闷热的天启令人感觉仿佛置身于桑拿房。

    一个穿着黑色长袍,双眼明亮的年轻人如同一道魅影,行走于异国的城镇。

    一层柔和的灵力包裹住犬舍你,令这位略显阴柔的年轻人足下轻便的布靴根本没有触碰到半点泥水。

    而他双瞳中更是仿佛有一轮轮的幻象轮转,仿佛内蕴轮回,显得圣洁又神秘。

    能听见,村庄中时不时传来一声声痛苦无比的呻吟,还伴随着一阵阵狂乱的灵力反应,每次灵力反应出现就会令周围民居中的居民被惊醒,但他们却不敢发声斥责,而是继续怀着惊恐的心入眠。

    “啊啊啊啊!”

    突然,一间村庄边缘的小房中传来极其痛苦的声音,那是一个年轻人撕心裂肺般的怒吼——与之相伴的,却是骤然二级跳,一瞬间就从‘开灵’阶,跳到了‘觉醒’阶的灵力反应!

    但是,这个灵力反应,却并非是突破,反倒是携带一种极其病态的‘疯狂’!

    而这一次,居住在周围的居民也无法继续忽视,而是惊惶地互相警告。

    “犯病了!阿努家老大犯病了!”

    “快跑啊!又有人心魔病犯了!”

    心魔。

    由数年前,降灵会扩散至全世界的一种灵气疾病。

    感染了心魔的人,一开始状况不显,但随着病情的家中,其体内的灵力便会逐渐失控,时大时小,修行者无法控制之余,甚至还可能因为种种幻象而变得狂暴失常,疯狂攻击周围所有人。

    全球各大势力,都有着对应相应心魔病的疫苗,但是对于小国而言,即便有疫苗,也无法涵盖所有人。

    而心魔病的传染力极强,绝大部分无法得到疫苗和治疗的心魔病人都只能迁至国家边缘地区,和其他冰冷抱团取暖。

    可即便如此,只要有一个心魔病病人犯病,就有可能造成大范围的死伤……这或许也是某些国家针对这一疾病的策略。

    等病人都死完了,岂不就是没有感染了?

    此刻,一位年轻的心魔病病人犯病。和老人犯病很可能因为肉体透支直接死亡不同,年轻人反而会因此爆发出体内的潜力,发挥出惊人的杀伤,一个开灵阶的病人临时发挥出觉醒中阶的力量都并不稀奇。

    轰!一声爆鸣,村庄边缘的房屋墙壁被直接打破,一个浑身肌肉虬结,双目血红的病人怒吼着撞碎了自家墙壁,他的身后是正在瑟瑟发抖的父母和妹妹,三口人目带泪光看着对方,口中正大喊着‘冷静’‘不要这样’!

    病人此刻勉强保持一丝理智,没有对家人出手,但很快,他便转过头,看向村庄的其他方向。一时间,过去种种小事淤积的怒气化作催化心魔的养料,令他的神色更加癫狂。

    下一瞬,他就要爆发力量,冲向那些平日排挤他们,亦或是偶尔调侃过几句话的同村之人,发泄自己心中的怒火,开始放纵的屠戮。

    但是,就在此刻。

    身披黑袍的阴柔青年悄无声息地来到这位年轻病人的身前,御风而行,宛如仙人。

    面带微笑的他一指点出,灵光闪动,没入癫狂的病人体内。

    随后,黑袍青年转过身,他对整个村庄抬起手,一道道灰黑色的光点从掌心浮现,然后精准地落入每个或是惶恐,或是才刚刚苏醒的心魔病人村村民的眉心。

    而在他的身后,原本已经因为心魔病而狂暴的年轻人,面上的表情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疯狂憎恶,变成了茫然,平静,甚至是祥和。

    噗通。

    “我,我好了?!”

    双系跪在泥泞的道路中,他不敢相信地摸着自己的身体和脸庞,这个掸国年轻人震惊地拍打自己的脸颊,他顿时狂喜欢呼道:“我能感受到痛了!”

    “我,我好了!”

    与此同时,还有众多类似的欢呼声响起——骤然好转的病情仿佛神迹,让他们不由得开始兴奋雀跃,感谢上天的垂怜。

    “恩公,恩公?”

    很快,反应过来的年轻人想要找到之前那个神秘出现的黑袍青年。

    但此时,正如同他突然出现那样,青年也同样突然消失不见。

    吴心劫此刻已经来到村庄之外。

    这位来自滇州古老超凡家族的年轻人,站在山丘顶端,俯视已经开始欢呼雀跃的人们,虽然表情带着笑意,但是目光却没有感情。

    “……果然,只要以‘六道感召’之法注入‘神种’,无论是心魔病还是其他疾病,都会被更加高等的‘六道兵种’彻底驱逐。”

    “说是神兵天兵,根本就是制造傀儡的方法吧?倘若我心念一起,这些看上去像是正常人的家伙,瞬间就会变成我的傀儡,我力量的一部分。”

    “六道天书的传承……强的实在是太过分了。”

    低声自语,有些阴柔的青年语气凝重:“原本只是想要试试威力,没想到居然有如此神效……倘若我在国外扩散神种,最后收割,岂不是比什么仙神传承还要强大?”

    “为什么先祖要将此书封存,弃而不用?这根本就是超越了仙神传承的至高修法吧!”

    心中,动摇了一瞬。

    但是很快,青年还是忍着可惜,强行逼迫自己不去思考这方面的事情。

    他深呼吸一口气,转头离开。

    正国全国综合竞技大会,实战组,滇州预选赛第一名‘吴心劫’。

    全国预选夺冠大热门之一。

    得授家传神书‘六道天书’传承,目前排名为全球地榜第四十七位。

    如果不是因为他实战总是留一线,没有发挥出自己的全力,没有可以参照的最高表现,他的排名或许还可以更向前进一点。

    但实际上,吴心劫对这种小孩子家家的排位赛一点兴趣都没有。

    六道天书中的传承包含天地人神鬼魔六道,近乎无所不能,强大非常,只要他想,随便动用些许秘法,便可实力十倍,百倍的暴增。

    别的不说,单单就是‘六道兵种’之法,便可让他将成千上万人化作自己的天兵,而他便是统御天兵的六道之主,获取天兵的部分力量补益,修行速度和力量都翻倍上升。

    如若不是现在他即便开启秘法,也不太可能战胜正国安全局的菁英部队,更别说圣席乃至于之上的那位‘地球第一人’,吴心劫早就专心修行六道天书,并将其中的种种秘法一一实施。

    “很快……只要我抵达了统领阶,寻常圣席就无法战胜,至少无法镇压我,而那时只要我躲起来,去小国暗地发展傀儡,我的力量就会迅速提,超过那些明面上的强者轻而易举。”

    如此低声喃喃,吴心劫强忍住内心的躁动。

    他不禁开始畅想未来。

    现在还不能暴露,自己修行天书秘法还是有点晚了。

    不过,只要继续这么下去,在国境线周围逐渐地制造潜伏有天兵之种的个体,然后凭借这些个体,将天兵之种扩散至更大的范围……那么等他本体实力有所进展之时,他说不定便可在瞬间拉扯出超过百万人以上的天兵队伍。

    百万名起码觉醒中阶以上的超凡者,全部都听命于他。

    那时,吴家也无惧任何人和势力,就算自立一国也不无可能!

    “然后,以此为根基,建立地上的六道天国!我就是六道之主,逐渐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直到变成最后钱,将整个地球都纳入我的国度!”

    如此畅想。

    但是,就在这时。

    突然地,沉浸在未来幻想中的阴柔青年,突然心中出现了一种极其恐怖的预感。

    而后。

    ——咔咔咔咔咔咔——

    一连串地的连接破碎之声响起。

    仅仅是一瞬,掸国内部,心魔病村庄内,所有与吴心劫相连天兵之种就全部消散。

    那是从根本上的抹去,没有半点残留,这些以六道天书秘法制造的强大神种,本应仙神都无法察觉,但现在却被瞬间消除。

    “怎么回事?!”

    心中大悸,双目中,六道的幻象轮转,吴心劫惊怒交加地环视周围,可却没找到可能存在的袭击者——而就在这一瞬,他进入‘六道·天人’状态。

    在这瞬间,灰黑色的‘六道灵光’从阴柔青年的周身溢散而出,这虽然黯淡,但却并不阴森,反而有种堂皇之意的灵光在出现的瞬间,就直接‘支配’了吴心劫周身的所有灵气波动,令他瞬间进入‘天人合一’状态。

    轰——一道道明亮的火光雷光亮起,令夜空化作白昼。

    灵气剧烈交错形成的强灵力共振效应,在瞬间就制造出了一颗颗正圆形的微型球形闪电,数千颗球形闪电就像是星辰一般环绕在吴心劫周身,交织成雷网,炫目的灵光于掸正两国边境爆发,令黑暗的天幕都被照亮。

    每一颗球形闪电,都有着摧毁一栋房屋的力量,数千颗六道神雷,足以令吴心劫瞬间摧毁小半个城市,爆发出近乎于统领阶的破坏力。

    在过去的滇州竞技大会上,他只用了一颗六道神雷就击败了所有意图挑战自己的对手。

    而现在,展现出‘数千倍’破坏力的青年,真的可以说是全力以赴,认真到了极点。

    这便是六道天书的力量……以超凡阶之力,感应天地,并非是和天地合作,而是号令自然灵力!

    如此一来,以一份力量,发统御百倍千倍的灵气,简直轻而易举!

    “不出现?我就逼你出现!”

    自傲于这份力量,吴心劫直接爆发六道神雷的力量。

    他此刻催动全身灵力,令数千颗球形闪电如同暴雨一般朝着四面八方迸射而出,呼啸着撕裂大气。

    尖锐的雷鸣带起的云气涌动,甚至激荡至天上的云层,将头顶的云层都切割地支离破碎。

    这一次,覆盖性打击方圆数公里内所有区域,吴心劫赫然是要蛮力强行找出潜伏者。

    但下一瞬,雷霆呼啸破空之声戛然而止。

    与之相反,他却听见了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

    “小家伙,你的六道秘法,修行的还不够精通啊。”

    话音落地,一道青紫色的灵光不知从何处出现,划破长空,直接没入吴心劫眉心。

    原本面色微变,正打算回话的青年,霎时间就愣在了原地,然后一动不动,宛如雕像。

    同时,伴随着一声响指,所有环绕在其周身,交织成雷网的六道神雷,并正在朝着周围扩散炸裂的雷光,也在这一瞬随之消散,足足以摧毁小半个城市的力量,就像是被一张无形巨口全部鲸吞汲取,浩荡的灵力波动化作无形。

    甚至还能听见不是很满意的咂嘴声。

    “雷法味道不纯,味道不够正,没内味。”

    “这,这是六道兵种?!”

    被突如其来的力量控制了肉体,此刻,僵在原地不动的吴心劫内心大惊失色:“而且,比天书中传授的兵种更加强大完善,我居然无法破解?!”

    “而且,一瞬间就破了我的护体雷网,究竟是谁?!”

    能感应到吴心劫内心的想法,那个声音随之悠悠响起。

    “我是烛昼化身,六道·众生应劫0.3测试版。”

    灵光闪动,一道由数颗鳞片作为核心,凝聚而成的青年化身,浮现在面露不可置信之色的阴柔青年面前。

    以宿命的‘六道轮回历劫真法’为根基,凝聚出这一具‘众生应劫之化身’的苏昼,微笑着注视着吴心劫。

    使用类似‘天魔傀儡’,也就是所谓的‘六道兵种’之法控制住心中满是惊恐的吴家年轻人,青年平静地说道:“原本还在想,假如你能忍住,不用傀儡之法的话,招安后给你的待遇还能稍微高一点——毕竟有这等心灵修持的小家伙可真的少见。”

    “但是果然,除了我之外,恐怕没人可以忍住不走这种捷径啊……别想着挣脱了,六道之主,宿命那家伙可是亲自邀请我。”

    “而你这个只是修行传承,就连‘大眷族’都算不上的传承者,是不可能破解我特意设置过的‘天劫之种’的。”

    “天,天劫之种?!”

    被允许开口,僵直在原地不动,吴心劫下意识地说出了内心中重复的话。

    “是,我改进自‘天魔傀儡’的秘法——没有什么强制控制力,不会抹去人的自我意识,只是强行在你们心中铭刻下一些‘守法’和‘不能为恶’的印记。”

    青年微微点头,他的语气轻松:“倘若触发,就会被我注入进‘天劫之种’中的天罚劫雷之力轰击……因为蕴含雷亟虚空之力,就连灵魂都逃不掉,非常彻底。”

    “至于威力的话,倒也没多大,就和我普通攻击差不多强。如果想尝尝,大可以去试试。”

    化身所言,登时便令吴心劫心中满是冷汗。

    此时,他已经认出眼前化身的本体,正是宣传中的‘地球第一人’,当代仙神,他未来想要超越的目标,苏昼!

    虽然说,之前还在幻想,自己终有一日可以超越苏昼,建立地上的六道神国,成为人类最强者。

    但是现在,吴心劫可是很清楚,这位可以在美洲沿海岸掀起超级飓风,制造出国家级暴雨的‘仙神’,其‘普通攻击’有什么威力。

    那绝对是他不可能承受的力量!

    “您,您是怎么找到我的?”

    因为苏昼撤销了对吴心劫的压制,这位阴柔青年登时跪在地上。

    此刻,他也没时间御风而行,任由长袍染上泥泞。

    吴心劫心中,其实还是有些不甘。

    他觉得自己被发现,根本就是运气不好,要知道,在此之前,自己没有表现出半点有关于六道天书的特征,也没有做出什么可疑行动。

    这才刚刚出国,施展六道秘法,就直接被苏昼发现……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苏昼臭从最开始,就一直都在监视他!

    一位地仙,亲自监督自己这位还没有突破统领阶,之前也没有暴露的小人物……除了恰好遇到外,还能有什么其他解释?

    虽然说,压制自己的,只是苏昼的一具化身,可是能轻易钳制住自己的化身,又能有多少?对于地仙来说,这也是一个极其严重的消耗吧?

    所以自己被发现,根本就是运气不好,恰好遇到苏昼的化身监视而已!

    自己虽败犹荣!

    而对于吴心劫的问题,还有心中翻涌的内心活动,有着无想之心的苏昼随口回答道:“嗨,没有特别找你……今天,我大概有几百个化身一同行动吧。鱼钓的太多,真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奇怪的家伙潜伏,哪怕是真身行动也来不及,只能用化身了。”

    “啊,对了,刚才忘记说了。”

    如此说道,低下头,由朦胧灵光组成的青年化身,微笑着站立在正在眨眼,没听清,亦或是没有理解‘几百个化身’是什么概念的吴心劫面前,递出了一道由灵光烙印组成的契约。

    他平静,且肃穆地说道。

    “六道天书持有者,宿命眷族,吴心劫。”

    “你是否愿意签下这一份‘新世界探索部’的契约,接受正国官方的招安,成为一名荣耀的‘新世界探索者’?”

    可怖的气息,深邃如海。

    面对以‘六道轮回历劫真法’为核心组建起来的‘应劫化身’,在这一瞬间,作为潜在的宿命眷族,吴心劫仿佛看见了真正的‘宿命’。

    “我……”

    一时间,阴柔的青年头晕目眩,因为‘六道之瞳’的缘故,他此刻仿佛看见了轮转的六道轮回,看见炫目的天劫神雷,他甚至看见了混沌一片的环首之蛇,划过天际的金色神鸟,还看见了一片朦胧的灰雾,一株高大的神树,以及银色的辐射线,薄暮的夕阳之光……

    看见的东西实在是太多。

    以至于他不得不闭上眼睛,任由鲜红色的血泪从眼角流出,然后强迫自己,将那些‘印记’遗忘。

    “我……”

    跪在地上,大口呼吸了好一会,满头冷汗的吴心劫在此之后,便诚心诚意,发自内心地敬拜道。

    “我接受契约。”

    与此同时。

    类似的一幕,出现在整个正国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你是谁?”

    藏州,高原之上。

    藏州预选赛第一,地榜排名第28,全国夺冠热门之一,尕朵仁增眉头紧皱,看向正在自己身前浮现的灵力化身。

    而以‘寂主’之法成就的‘轮回化身’平静地扫视周围。

    他环视着周围那些被汲取了血肉灵力,已经化作枯干尸体的众多灵兽,笑道:“还行,至少你还没来得及吃人。”

    但话音刚落,他便若有所思地摇头:“啊,不对,你已经夺舍了一个人……让我看看,被你夺舍的那个雪山少年,灵魂还没被完全吞噬?”

    “唔,已经被你同化大半了,现在就算救出来,恐怕也要失去不少记忆了啊。”

    “除非……”

    “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被人直接道出自己最大的秘密,自远古就沉眠于雪山地脉之中的妖神转生之体登时目露凶光。

    原本开朗阳光的少年表情,此刻就像是一头远古凶兽,浑身爆发出了强横无比的蛮荒气势。

    “去死吧!”

    似蝶又似蜂,古之神虫的虚影浮现在尕朵仁增的身后,强横无比,近乎仙神级的心灵力量在瞬间爆发,直接刺向自己身前那仍然略显朦胧的灵力化身。

    化身最害怕的,就是寄存在灵力之间的心念被人打碎,凭空驾驭的灵气之体倘若被击碎寄宿的心念,无论持有的力量再怎么强大,也会瞬间溃散。

    恰好,尕朵仁增这一妖神,最擅长的便是心灵之力,如若不是如此,祂也不可能将自己沉浸在雪山地脉中,强行支撑数千年后,仍然留存有足以夺舍他人的魂力。

    而现在,过去了数年时光,祂的心灵之力已经恢复到了统领高阶,虽然远没有抵达全盛,但是击碎一个化身却是绰绰有余。

    但是,那足以凭空移物,哪怕是小山也足以摧垮,瞬间洗脑成千上万人的心灵之力,在轰击进那‘轮回化身’的瞬间,却仿佛泥牛入海一般悄无声息。

    ——轮回轮转着。

    一世的挣扎和努力,只不过是河流上偶尔泛起的浪花。

    除非是生生世世,永生永生,无论宇宙翻来覆去重生多少次,无论真灵反复转生多少回,都坚定如初的心念,这才能让这条无尽的河流震荡翻腾,有着‘超越’而出的可能。

    齿轮一般的眼瞳,凝视着妖神。

    青年的目光,满是淡漠,就像是怜悯,又像是忽视。

    “……死!”

    一时,震惊了一瞬,但毕竟是昔日的妖神,看见心灵攻击不起效,尕朵仁增没有任何迟疑,祂直接爆发出自己的本命神通,浑身燃起红蓝二色的‘燃业灵火’和‘凝魄神冰’。

    一瞬间,高原的某地,黑夜被照亮。

    数万度的高温,混杂着足以令灵魂都化作灰烬的业火,凝聚为一条堪比微型日冕的赤色火龙。

    而与之相伴的,则是逼近零下二百七十度,即便是灵魂都要因此而凝滞的玄色冷光。

    除此之外,妖神转世还在同时,爆发出了种种其他攻击——像是扭曲心灵,制造幻象的‘魇心魔蛊’,勾连地脉之地,制造引力变动的‘镇渊秘法’。

    诅咒的厌胜之术,操控气运的仙神秘法;引动星光之力打击,汇聚天地之力凝聚铁甲金身防御。

    足以弑杀仙神的本命灵骨突刺,污染魂魄的邪道神咒,即便是真龙也可毒死的剧毒……

    数十上百中各色各异的灵光,都在一瞬间爆发而出,璀璨的光华甚至化作了彩虹一般的致命虹桥,悬挂在藏州天际。

    作为自中央神庭时代就存在的古老妖神,即便只是苟延残喘,但能苟到今日,也足以证明这位雪山妖神的技法之精湛。

    以法之道成就仙神,祂的技艺掌握之多,只能用悲剧来形容!

    但是,面对这仿佛无穷无尽,涵盖了几乎所有方面的道法攻击,被作为目标的‘轮回化身’,只是微微摇头。

    “就这样吗。”

    他的双瞳中,轮回齿轮缓缓转动。

    而后,青年便伸出手,他后发先至,开始用同样的道法秘术,和尕朵仁增展开对攻!

    甚至,作出了改进!

    “燃灵业火,还算不错,稍微改进一下,便可作为罪业之火的补充。归我了。”

    “凝魄神冰,可以作为补充我水法方面打击面的增益,我正好蛮缺水法,只会呼风唤雨。也归我了。”

    “这个碎魂秘法已经落后于时代了,几千年过去,已经改进十几次,而我刚才又临时改进了一版,增添了可以略微读取记忆的功效,现在起码也是第17版修正版——不与时俱进啊,老东西,你的秘法根本没用。”

    随口指点出对方每个术法中的错误之处。

    此刻的苏昼运用‘万世革新之力’,直接复刻对方的所有术法,并在革新强化些许过后原样奉还。

    “什么,这是什么神通?!”

    面对这优化版的‘复读机’神通,令尕朵仁增越打越是心惊,越进攻越是想逃。

    可是,逃又逃不掉——苏昼不知从何时就已经通过天人合一之力,封锁了周围的环境,如果不击败对方,根本不可能逃脱!

    “该死,该死,这是哪来的怪物?!”

    “当年的中央神庭里,都没有这等怪物!”

    心中无比惶恐,妖神之魂竭尽全力地使用各种秘法,想要挣脱苏昼的束缚,脱离此地。

    可是,却一直都不能成功。

    在最后,等到被榨干了所有术法储备的尕朵仁增浑身灵力全部耗尽,妖魂准备惶恐脱体,绝望地打算行最后一搏逃离之时。

    苏昼的轮回化身才迈步向前,一瞬就将虫形的妖神之魂塞入了昏迷过去的雪山少年肉体中。

    “你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古老的妖神,你失去了被招安的机会。”

    平静的下达审判,捏住对方的脑袋,令绝望地妖神与自己平视,祂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苏昼却没有听的念头,只是随意笑道:“我知道,你想说,被你寄生夺舍的少年魂魄已经是风中残烛,失去了你他也会死。”

    “但是还有一种解决方法——那即是将你的灵魂消融,补益那位可怜的少年。”

    “这样的话,他就会得到你的经验和传承,却不会被你的灵魂污染……也算是被你夺取身体这么长时间的补偿。”

    “做不到?啊哈,我可是被寂主认可,持有轮回之印者……现在,就开始吧。”

    魂魄之光闪动。

    灵魂地哀嚎无声地在灵界震荡。

    除此之外,还有更多更多人。

    原本正在家中,独自与自家传承神木交谈的少女,与持有‘智慧树气息’的‘神木化身’相遇,青年递出了更加优厚的平等契约,故而少女欣然签下。

    持有寂主传承,却兢兢业业,经营自家墓园,令失去亲人者可以与亡者对话的年轻人,也得到了轮回化身的回复。

    并非只有战斗,正如同伟大存在有着超越善恶的面容,作为祂们的眷族,自然也不可能只有‘邪魔’。

    当然,和平交涉有,战斗也不少。

    甚至,还占据绝大多数。

    在无人的区域,针对一位位并不安分守己的危险个体,苏昼一个又一个灵力化身出动,将他们就地镇压,强迫签订招安契约,然后拖离带走。

    而有一些,如今正在大庭广众之下。但青年也没有任何顾忌,他直接出手,在一个个活动场合,乃至于竞技大赛的现场,直接将人打晕带走,激发起一片片震惊的涟漪。

    早就知晓这一行动的诸位圣席,以及其他强者,都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

    洪州,正一书院。

    刚刚苏醒没多长时间的正一秘境之灵,雷灵元宏道人,此刻正在道圣的陪伴下,匪夷所思地注视着苏昼这数十种,数百个不同的化身同时出动,镇压全国范围内的危险分子。

    “这,这苏昼,究竟是什么来历,有什么底蕴?!”

    昔日的仙神之一,抚摸着胡子的手都僵在原地,差点就将几根胡子拔下来,元宏道人震撼地都忘记保持姿态,他指着眼前的光幕惊愕道:“化身上百人,也有地仙做得到,但是这几十种传承……祂究竟什么来历?!怎么这么多传承混杂,简直就像是几十种高等传承拼装起来的?!”

    “我感应到了后土尊皇,娲皇,烛龙尊神,九幽,西皇刑天,还有咱们雷部正法,神霄神雷的气息……不是,等等,他究竟是谁的传人!?”

    “是烛昼。”

    而道圣即刻回答道,语气笃定。他重复道:“烛,火烛的烛,昼,白昼的昼。”

    “啊?”

    这反倒激起了更大的困惑,元宏道人目光怔然:“那是什么?我们中央神庭时代可从来没有这种拟道传承!”

    对此,道圣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怎么说呢……虽然可能只是编的,但至少现在是真实不虚的。”

    圣席目光复杂地看着光幕,然后露出了发自真心的笑意:“总之……烛昼就是烛昼。”

    “秉承天运而生,应劫降世之人。”

    此时此刻。

    苏昼的化身,同时出现在数百个地方,然后又近乎是在同一瞬,将所有人镇压。

    而与神鸟化身相伴的九溟,在数万米地高空,呆愣地注视着这一切。

    就在刚才,被苏昼要求,前往东海区域,去镇压了一头潜伏在海底深处,具备‘混沌’传承海兽的真龙少年,刚刚才在早已准备好的媒体采访后做了一场秀。

    但即便如此,九溟仍然没有搞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苏教授,你究竟要做什么?”

    作为先驱的眷族,九溟很清楚,这世间存在有各种眷族,作为诸天之上,那些伟大存在影响力的投射。

    他也很清楚,这些存在,会对正国,乃至全球所有人类,都造成莫大的影响。

    但是那样的话……杀掉,镇压,封印不就行了吗?

    为什么非要拿出一份份招安契约,强迫这些危险份子签下呢?

    答案很简单。

    “新世界探索部缺人——这些人虽然危险又特殊,但是的的确确都是人才,不然的话,也不可能被选中成为天神眷族。”

    “随意杀了,只是浪费。”

    神鸟化身的苏昼,身后有着岚种幻化而成的羽翼正在飘落浮动,带着他和九溟,和其他带着各个危险分子的化身一同,朝着南岭而去。

    青年平静地解释道:“恰好,新世界探索部探索新界域的任务非常危险,倘若让一般的小队去探索异世界,那必然会蒙受巨大损失。”

    “但是这些持有天神传承的家伙就不一样了——他们的传承大多都非常完善,可以应对所有情况,而且能力也非常足,是非常优良的工具人。”

    说到这里,苏昼的神鸟化身笑了起来:“所以,比起就地击杀,浪费这份力量……倒不如直接签订契约。”

    “好的就继续观察,有机会恢复正常身份,或者一开始就给出优待,作为正式员工——不好的就物尽其用,工具人到死吧。”

    “以我的力量,制造天劫之种,监控他们,不成问题。”

    对此,九溟无言以对。

    是的,苏昼的言行,都非常冷酷。

    他将这些危险分子全部都当成了随时都可以放弃的炮灰工具人,准备利用到死,用来探索危险的新世界。

    但是,却又慷慨地给予对方改变的机会。

    要知道,无论是什么势力,对于这些危险无比的天神眷族,古老传承持有者,恐怕都只有‘杀’亦或是‘完全控制’这两个选择……哪怕是换成九溟自己,也无法接受其中可能的风险。

    哪怕,他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天神眷族’的一种,也是如此。龙人少年可是很清楚,一个不受控制的先驱眷族,究竟能作出何等恶事。

    “革新,并不仅仅是变得更好。”

    似乎是察觉九溟心中的想法,苏昼轻笑道:“从恶变善,从坏变好,从好变更好——这都是革新。”

    “所有签下‘招安’契约者,都是做了恶事,但还没到需要被斩杀地步的存在。我会给出机会,让他们可以有‘革新’的可能。”

    此时,随着苏昼的众多化身都汇聚在南岭的新世界探索部。

    早已准备的‘地月挪移大阵’便发动,将所有人都传送至遥远的太空,位于月球的基地上。

    2018年,7月8日。

    早,6点14分。

    月面,正国月球基地周边。

    真空的宇宙中,长发的青年随意地坐在一座环形山的边缘处。

    他甩动着右腿,左手将几颗石子上下抛起接住,而青紫色的龙瞳微微眯起,眺望着遥远彼端的黑暗星海。

    此时,时空的波动出现。

    挪移法阵带来的乾坤扭曲之感,出现在月球基地的一侧。

    “哦,来了?”

    青年微微侧过头,看向那个方向。

    然后,很快。

    随着一个又一个化身飞驰而来,在月球上带起数百道流光,一个又一个在地球上被标识为‘危险分子’的存在,就这样出现在了环形山的山脚下,青年的身前。

    “怎么,怎么突然就到月球了?”

    而九溟一脸懵然的被带到了青年的身侧,一时间根本没反应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化身在将人带到之后,便朝着青年投身而去,他们的躯体溃散,灵气复归于无形,一颗颗鳞片,一根根翎羽都伴随着上百道庞然的灵气,归于青年的身上,化作他的些许鳞片,几根头发。

    拔毛化身千万,或许还没到这个地步,但是摘下鳞片,拔出头发,便可制造化身,对于如今的青年而言,却并不困难。

    “来齐了啊。”

    低下头,俯视着身下那些已经签订契约,大多都老老实实的诸多危险分子——对于他们来说,月球的环境最多就有点不适,绝无死掉的可能。

    此时,端坐于环形山边缘的青年,缓缓起身。

    苏昼凝视着眼前众多的天神眷族,然后微微一笑。

    站立在山体上方,他抬起头,看向头顶。

    一颗蓝色的星球,如同宝石一般,高居于视界的中央。

    而在黑暗的宇宙一侧,金色的大日光辉也随着星体的自转而移动到了正确的范围,越来越明亮炙热。

    万千星辰如同点缀,悬挂在这天幕的四周,漆黑的裂缝在宙宇之间交织,横跨至无垠远方。

    星海闪耀着。

    这是,在地球上的人类,绝无可能见证到的美景。

    这也是,被重力束缚,被欲望束缚,只想着呆在原地之人,绝无可能去欣赏的景色。

    苏昼,此刻不禁一声长叹。

    ——尽管无数人聚集在一颗星球上,竭尽全力的互相妨碍,互相拉扯后腿,并非是比较更好,而是比烂。

    ——尽管他们互相竞争高低上下,把人类变得不像是人类,改造自己的血脉和肉体,用机械代替人力。

    ——尽管人类将大地变得荒芜,用水泥和钢铁取代树木,用冰冷的城市,死寂的建筑和被圈养的太阳,代替清脆的草原,清澈的河流和葱郁的群山。

    ——尽管这些家伙挖掘矿产,砍伐树木,对星球敲骨吸髓,又养殖灵兽,甚至有人收割自己同类身上的利益,压榨他们的财富和劳力。

    尽管如此。

    尽管人类就是这样,总是这样,总会令人失望。

    但是,也总是期待。

    未来就是未来。

    世界就是世界。

    这个世界正在走向更好,未来的图景也是愈发美丽。

    它们正在革新。

    “这样就足够了。”

    时至如今,苏昼已经不再祈求完美的未来。

    他不要求完全的控制。

    青年已经不去设定惩罚的标准。也不想要混沌的可能性。

    现在的,苏昼已经不再是噬恶魔主。

    而是‘万世革新之龙’。

    凝视着宇宙虚空,苏昼的龙瞳之中,闪动着燃烧一般的光芒。

    ——重复与昨日同样的事情,遵从与昨日相同的习惯,算不得完美,更不是进步。

    ——时间的推移,不会解决世间的一切错误。放任时间的推移,只会让错误毁灭世间的一切。

    ——既然不能坐视不理,那么就去动手改变。

    所以……

    “地球上的事情,应当做的,我都做了。”

    “接下来,便是等待,还有见证。”

    低声自语,声音无法在真空中传播。

    苏昼低下头,将目光从地球上放下,投向那一个个正在惊疑不定,等待着苏昼‘审判’的‘招安对象’们。

    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人也有妖,有鱼也有树。

    但相同的,却是他们的本质。

    所以,平静地以灵魂震荡灵界,苏昼对他们发出柔和地问好声。

    “诸位或许来自古老神代,或许来自异世界,或许修行了荒古传承,或许敬拜虚空中存在的朋友。”

    “所有的老古董,异世界来客,伟大存在的眷族,古老传承的继承者们。”

    “你们好啊。”

    如此说道,苏昼张开双手。

    一头巨大无比的烛昼真身幻象,浮现在他的身后。

    身披黑甲,白磷为底,甩动着千米长的巨尾,如同山岳一般的神龙虚影在其身后浮现。

    青紫色的天魂业位宛如太阳一般,绽放无尽雷光,笼罩了在场所有的存在。

    轰隆!

    明明是在宇宙真空,却仿佛有雷霆震荡,亟灭虚空,令魂魄微颤,恐惧心生。

    青年注视着所有因为体内天劫之种微动,而面色突变的诸位被招安者,他轻笑道:“或许你们可能不太愿意,但是总之,欢迎你们。”

    “欢迎来到新时代。”

    “欢迎来到新世界。”

    2018年,7月8日,早8点整。

    于月球月面基地,正国新世界探索部部长苏昼,与正国新世界探索部客卿九溟,联合发布新闻,通告全世界。

    【因今日来,地球文明逐渐迈入全新舞台,诸多之前地球文明从未接触,从未探索过的异星,新界域和不明危险异世界接连出现,一般意义上的探索队伍很可能无法负担相应探索计划的风险。】

    【故而,针对所有这些特殊的情况。】

    【‘特殊世界探索大队’,宣告组建。】

    新闻结束,全球瞩目。

    而名为‘开拓’的全新时代,便于今日,降临于世。

    下一章就是卷末了,啊。好累啊,好多东西都不能写,不过好歹最重要的改写的都写完了。

    求月票!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怪物被杀就会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阴天神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阴天神隐并收藏怪物被杀就会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