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p>三天之前,四大家族的大佬们还想着见招拆招,笑看风云。

    如今陈啸庭一气之下抓了蔡世全和石文卓,这闹出的动静可就大了,逼得他们四人再度聚在了一起。

    这次是在张家,他们四位的会面地址并不固定,四座府邸都有可能。

    “这下乐子可就大了!”脾气火爆的杜兆宇直言道,同时放下了手里的茶杯。

    他们这次聚在一起,为的就是商讨相应对策,所以此时都没人说话。

    好一会儿后,才听谭曾青道:“依我看,我们也不必过度反应,仅仅是抓了两个人而已,和咱们也没什么关系!”

    “若陈啸庭真把二人杀了,对我们来讲反倒是好事,这样下面的人就会愤怒,到时候才能把力使到一块儿!”

    说道这里,只听谭曾青冷笑道:“若咱江南各大豪族齐心协力,莫说是他一个陈啸庭,便是吴国瑞……也得避退三舍!”

    从谭曾青的这句话,便可看出吴国瑞在两江地区的地位,这是真能靠一己之力镇压局面的人。

    谭曾青说得乐观,然而张立新却开口道:“谭兄说的虽然在理,但我还是得泼泼冷水!”

    “那陈啸庭命人对蔡石二人进行拷打,锦衣卫的手段你我都知晓一些,蔡石二人可承受得住?”

    这两人常年养尊处优,在锦衣卫的严刑拷打下的能抗住,这确实不太现实。

    便听张立新接着说道:“所以,人家根本不必杀人!”

    扫视房间内的众人,张立新面色凝重道:“诸位想想看,若是这两人说出些不该说的话,那才是真的麻烦了!”

    张立新这话是不是危言耸听,在座众人心中都有一杆秤,他们都能分得清轻重。

    只听杜兆宇道:“这还是真是……一件麻烦事!”

    谭曾青此时却看向了没说话的梁继荣,然后道:“梁兄,此事你怎么看?”

    梁继荣神色一样凝重,在三人目光注视下,他缓缓开口道:“姓陈这厮手段着实高明!”

    他先是感慨了一句,这是棋逢对手的赞叹。

    只听梁继荣道:“冯文贵三人如今已被架空,成了陈啸庭的提线木偶,咱们已经指望不上了!”

    “所以现在,咱们或许可以直接一点儿,找陈啸庭一切聊聊!”

    说道这里,梁继荣脸上浮现轻松笑容道:“有什么事咱们关起门来谈,事情反而变得简单了,诸位以为如何?”

    不得不说,梁继荣的办法很激进,是在场所有人都没想过的。

    可是如此,也确实是一个办法,而且简单容易奏效。

    张立新此时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没错,在彻底成为敌人之前,咱们最后一刻试一试……能不能做朋友!”

    他却是看懂了梁继荣的意思,也向在场其他人点明了这一点,所以在场众人也都点了点头。

    “就依梁兄所言,到时候如果谈不拢……咱们再慢慢和他斗法!”谭曾青表明了自己的意见。

    杜兆宇此时也点了点头,如此便是四家达成一致。

    “那好,咱们一同发出邀请函,时间就定在明天下午!”梁继荣沉声道。

    ……

    半个时辰后,陈啸庭收到了四大家族送过来的请柬。

    这一幕,看得冯文贵惊讶无比,四大家族联名邀请的情形可不多见。

    把里面内容看了之后,陈啸庭不由失笑,然后将请柬扔到了一边去。

    陈啸庭的处理方式,则让冯文贵更加惊讶,这是个什么意思?

    所以冯文贵善意提醒道:“大人,这四大家族树大根深,一起邀请你过府赴宴,大人可真是有面子!”

    但陈啸庭却道:“只不过,这个面子我给不了他们!”

    说完这话,陈啸庭抬头看向了一旁的冯文贵,笑着说道:“你和这些人相熟,就去替本官告诉他们我染了风寒,没法儿去赴他们的宴席!”

    这大夏天的暑气未消散,怎么可能染上风寒这种病,这位还真是借口都懒得找了……冯文贵心中吐槽道。

    但他但随即说道:“遵命,卑职即刻就去办!”

    看着冯文贵离开的背影,陈啸庭脸上的笑容全部消失。

    这些人先找找他去赴宴,说明已经感受到了压力,进一步说明他的做法是有效的。

    那么,他又何必去跟这些人饶舌,只管继续按照自己的步骤走就是了。

    经过黄庭的那一番谈话后,陈啸庭知道自己这次来江南不仅是查田元喜之死,更重要的是把朝廷的税收上去。

    所以,蔡石二人的只是他的敲门砖,从抓捕这二人开始,他就开启和江南豪族的斗法。

    至于为何是抓蔡石二人,陈啸庭的理由也很充分,这两人确实很可能是杀害田元喜的幕后真凶。

    而另一边,带着陈啸庭意思,冯文贵来宴会地点梁府。

    既然是四大家族联合邀请,那么赴宴的地点就只能在梁府,这是梁家排名第一话语权的体现。

    进了梁府之后,冯文贵很容易见到了梁继荣,此刻的梁继荣看起来十分和煦。

    “原来是冯千户到了,你可是老夫这里的稀客!”了解人笑呵呵道。

    “梁员外,我是奉陈大人之令来的!”冯文贵沉声道。

    梁继荣则笑道:“可是陈大人收到了我等之邀?那决定何时到访我梁府?我们也好及时准备!”

    冯文贵脸色依然严肃,便道:“梁员外,陈大人他染了风寒,说他明天来不了,特意让我来给你带个话!”

    梁继荣不免为之一窒,随即他的胸中便是怒火大炽,他感觉到自己的面子被人踩在了脚下。

    可他们这般人物,最厉害的便是控制自己的情绪,所以梁继荣很淡定道:“无妨,那就祝愿陈大人早些痊愈,到时候再邀请他也不迟!”

    说完这话之后,梁继荣则往外招了招手,便见梁府管家端了个小匣子上来,最后递到了梁继荣面前。

    拿起小匣子后,梁继荣才道:“这是我最近淘得的宝贝,乃是由上等翡翠和精湛刀工刻出的玉佛,冯千户你看如何?”

    不需要说,冯文贵自然看得眼热无比,这东西保守估计就得两千两银子。

    “若是冯千户喜欢,就拿去把玩两天,这东西老夫拿着碍事!”梁继荣笑着道。

    虽然眼热无比,但冯文贵却知里面的风险性,所以他直言道:“不满梁员外,对这等玉器在下全无言兴趣,多谢梁老美意了!”

    这厮居然怕了,梁继荣的脸色就难看起来,随即说道:“冯千户,有件事……还得请你帮帮忙!”

    自己已经表明了意思,梁继荣还让自己帮忙,这未免太不懂规矩了……冯文贵心里骂着老王八蛋

    见冯文贵不说话,梁继荣便继续道:“你和蔡世全石文卓私下里关系不错,此番这两人出事为了……难道你不打算帮一把?”

    梁继荣这话的重点在于,冯文贵和蔡石二人关系不错!

章节目录

锦衣血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飞花逐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花逐叶并收藏锦衣血途最新章节